loadding ...

如何评价满洲国?2016-05-24 12:11

如何评价满洲国?
有几点
从爱新觉罗皇室以及皇室政府角度,满洲国其实是不存在的,他们就是大清的延续。
从日本人的角度,满洲国基本等于日韩合并前出现过的一个国家,大韩帝国,都是在日本策划下建立的,实质上都是合并之前的过渡政权,性质上都是受保护国,最重要的一点,它们都是前朝王室的延续者,并且都开始了联姻。
实际上,满洲国最重要的两方从一开始就貌合神离,只有在最后一点上才是高度契合的,它们都建立在君主传统之上。
没错,满洲国蓝图基本上是朝着朝鲜的方向去的,最后通过皇室重封(与李氏一致),在日本的神道逻辑下成为大日本帝国的组成部分,由于大清皇室法理上持有蒙古大汗位,日本也就顺便成为了满蒙的共主。
所以在这一点上,满洲国和汪南京等政府是有本质不同的。 =========================================================
由于排名第一的答案我无法评论,所以在这里作答
我,黑龙江人,现年33岁。家中外公,现年90高龄,生长于那个年代,耳不聋眼不花,从小就和我讲过很多满洲国的事情。这个回答的内容与老人专门确认过。
老人国中毕业,在下城子镇高小做教员。
日本人很重视教育,并把满洲国视作日本的一部分。所以学校里的中国学生是要必须学习日语的。日语考试分三级,每级分三等。一级甲等为最高,所毕业者需三级以上方可毕业。外公本人三级。一级甲等的国中毕业生可以做到给校长(日本人)讲话时同声传译。
日本人很重视教育,所以下城子的日本人对身为教员的外公很客气。那时候是严禁中国人吃大米白面的,违者重罚,这在当时属于“经济犯”。所以家人每次在家吃大米饭都要有人去门口放风。日本人也知道我家偶尔吃一点大米,但网开一面。曾发生过别人家有孩子在家吃完大米饭出去玩,戗风导致呕吐,吐出大米被日本人发现全家下狱的事件。
日本人要求每家都要“备战”,其中之一的要求是在家门口准备沙箱,里面的沙子用于随时灭火。但是中国人对日本人是有很深的敌意的,所以这个规定执行的很不好。家家门口的沙箱都变成了“野草箱”,日本人每次来检查的时候都会打几个人作为惩戒。

按照日本人的计划,满洲国是要“百年共荣”的,所以在满洲国并未进行大规模杀戮。
但日本人撤退时死亡很多人。一部分是听闻天皇投降,面向东方切腹的。(还要中国人去处理尸体,因为那时候日本人已经被苏联红军看管)。日本人在东北被集中起来乘火车去辽宁上船回国,但火车司机和铁路工人都是中国人,中国人拒绝为日本人服务(日本投降后中国人终于硬气了),根据协议,日本人不得再次进入已被苏联红军接管的城市里,所以只能待在火车上,但火车不开,所以很多人等于是被死死的困在火车上。红军接到的命令是日本人下车即当场击毙。没有中国人会卖给火车上的日本人任何食物和水。苏联红军无法强迫中国人为日本人开车。在东北发生好多起这样的“火车事件”,导致大量日本人死亡。当然,尸体还是中国人处理。
还发生过苏联红军用坦克逼停火车事件。逼停后所有乘客下车列队。苏联红军翻译传话:中国人出列,出列的中国人被驱赶到一边;朝鲜人出列,再被驱赶到一边。剩下的日本人全部被就地枪毙,没有审判没有询问。打死后苏联红军一拥而上抢夺尸体上的手表怀表,贵金属饰品和钢笔。抢完了苏联红军把坦克开到一边,等待下一班火车。

这就是我所知道的满洲国的一部分。 =========================================================
谢邀。。。答得有点迟了抱歉。。。
需要照旧先来个免掐声明么2333。。。答主今天话唠病犯没吃药。。。罗罗嗦嗦很长,慎入。

严格上来讲,“满洲国”并不存在,我个人并不认为它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国家,但赌气式的说它是"伪满洲国”也显得很无谓。实际上就直接承认这是一个傀儡政权不就行了吗。。。而且也不是独立现象,同一时期还有什么远东共和国,还有图瓦共和国(这个怎么没人说呢---性质和满洲是完全一样的呢233,怎么不管它叫“伪图瓦国”呢0.0)

楼上提到的“没有灵魂”窃以为还是很精辟的,只不过满洲没有的不是灵魂,而是国防(和自主独立政府)。看一下当时的日满条约,非常简单,日方承认满洲国的主权,满洲国将国防全权交予日方负责。另外联合国(当时的国联)也并不承认满洲国的主权独立---但是不要忘记国联提出的论调是日本退出,满洲由国际共管,换言之也不认为满洲属于民国政府。

如何评价满洲国?


如何评价满洲国?


关于正义性,从国民政府的角度来看,它肯定不正义,但从溥仪的角度来看,其实无可厚非,作为前朝遗老,满族亲贵们的待遇不算差(至少保住命了)但也绝对算不上好,起码物质方面并不能尽如人意,溥仪是“退位”,并不是“被推翻”,想东山再起难道不是很正常么,至于满洲的独立性,我认为溥仪是可以满足于君主立宪制的人。。。汉人和日本人,对于他的意义来说是一样的。
至于满洲国建立的初衷和后来的变化,只能说通过对推动者石原莞尔的研究来说,日本内部想扶植一个新型国家的想法和努力是一直存在的,但因为本身日本政局的不稳定让东条英机上位,而让满洲彻底沦为殖民地。
附上原始资料[满洲国指导方针要纲]和当时建国时朝日新闻的报道作为参考(抱歉只有日文但汉字很多阿将就看吧ORZ)

如何评价满洲国?


如何评价满洲国?


其实题主要求的“新观点”真的很难,说多了又会被轰是在洗地,答主也真是不想那么拼。。。只好来拾漏补遗下。。。
来说个网络上流传甚广的“不让中国人吃白米”问题,一点浅见而已,如果哪位知友有更原始直接的资料,烦请补充指正。

那么这个说法的具体内容其实也有很多版本,比较常见的有:
第一种:
1943年3月30日 伪满兴农部、治安部制定《饭用米谷配给要纲》,实行粮食配给。法律上明确规定,甲类粮(细粮),只供给优秀的大和民族,乙类(粗粮)供给劣等的中国人

第二种:
当时东北采用「统制经济」,所有的物资,不论是日本会社,或一般人的物资都是用配给的。大宗粮食则一律送回日本本土,配给制度共分为三级:第一级日本人和台湾人,配给品——米;第二级朝鲜人,配给品——粟;第三级满洲人,配给品——高粱,有时高粱不足,就将豆饼碾碎配给

第二种说法答主本人认为是错误的,第一种存疑,下面列出一些佐证。

所谓的配给经济应该是这两本法例。。。
米穀管理法ノ件(勅令第二百五十三號-十一月二日) = 136
滿洲糧穀株式會社法ノ件(勅令第二百五十四號-十一月二日) = 143

但这两本法例是1938-39年基于【战时总动员法】而成立的法例(并非1943年),意在保证殖民圈内及前线供粮,而不是立足于种族歧视(不管是本土还是满洲的日本人同样在这部法律的约束范围内)。

如何评价满洲国?


日文其他材料方面,一个比较意外的发现是[満鉄と満洲事変意外史]这本书,作者是冈田和裕,1937年生于丹东,算是前满洲国民,他本人只是记者及专栏作家,非历史研究出身,书里的内容也有很多值得推敲,但确实提到了
[食糧も中国人は高粱を食べさせられ,日本人は白米を食べ,前者が銀シャリを口にしたら「経済犯」として刑事罰を受け]
然而并没有来源出处,也无法验证说这只是一种现象还是法律如此。--- 此书出版年间是2009年,出版2个月后我就看了。。。从年代来说,把它作为日文信史会略有点牵强,但是至少可以看出当时确实存在这一现象。

来看一下当时的满洲人口构成作为佐证,日本人只占2-3%(5%里面包含近半数朝鲜人),而且从户籍法来说,所谓的日本人群体实际上是包含了极少数的台湾人和占半数的朝鲜人,那么会不会为了如此小比例的人口来特意立法存疑,另外日本不管实情如何,一直面子上都是“五族共和”,这么明目张胆的宣扬民族歧视也显得画风完全不对。

如何评价满洲国?



从台湾近代史学者李力庸[日本帝国殖民地的战时粮食统制体制]论文里可以看到几个事实:

1,1938年的数据显示,满洲国的米粮自给率是89%,而帝国殖民圈内其他地区自给率皆在100%以上,日本本土是99.6%
2,满洲国对日本本土的粮食输出主要是大豆和高粱,而朝鲜和台湾则反过来向满洲输出大米和杂粮+经济作物(所以日本其实本身是需求满方的粗粮的。。。而非细粮)
3,朝鲜和南洋才是日本殖民圈里最主要的米粮产出地
4,后来为了平稳国内米价,日本实际上立法抑制了殖民地过多的产能输出,要求保留一定比例的过剩米在原产地
(所以说满洲粮食全运到日本导致本地无粮可吃的说法也是误传)
5,战时在所有殖民地同步实施的食粮管理意在确保殖民圈内的物流调度,以此种供需政策来保证生产力和控制物价。从满洲国的角度来看,大量输入日本的是大豆、豆粕及豆油三种。
6,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日本把殖民圈分为内圈(日满朝台)和外圈(南洋),供需关系是朝鲜出米,满洲国出粟麦,大豆,玉米,高粱,台湾及南洋出米和玉米,日本反过来输出小麦粉给满洲
6,1943年之后,因为天气(干旱)原因,朝台两地产能下降,停止向日满输出食粮。。。所以如果满洲确有缺粮食的事实,应该是在这个时期之后。



所以认为日方掠夺了满方的米资源看法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然而满方缺米也是事实。在米贵的情况下,作为高收入阶级的日本人更加容易消费白米,这个情况应该是广泛存在的--- 然而不应该把它作为攻击满洲国种族歧视的说辞。

至于对于满洲的其他评价,客观的看待事实很重要。固然它在经济方面的成功需要看到,作为日本的傀儡政权之一所带来的弊端也无法忽略(比如各种万人坑),然而满洲国存在的时间太短,短到不足以评价它未来的去向,历史并没有“如果”,从当时远东的情势来看,即使可以独立,到最后大概也很难避免被几个大国夹在中间的尴尬,走经济路线也许也并没有那么坏(比如韩国)。

民族政策来讲,歧视和不平等在早期肯定是存在的,但我并不认为满蒙汉人会落到印第安人或者南美土著的下场,天朝各族人口基数大加文化传承深,更别说还有源源不断的“走关东”移民补充,在哪个时代都是社会主体,元清先例可鉴,马背上的民族都被全盘南化,更何况已经汉化千年以上的日本,也许会文化反殖民也未可知呢。 =========================================================
一个没有石油的地方。如果满洲有石油,日本整个昭和史可能就要改写了。。。。 =========================================================
经济上很厉害。
城市规划很不错。
农民过得下去,
杨靖宇赵一曼都不是东北人。
政治可能不正确了,但是现在的东北,好可怜,不知道是否和曾经是满洲国有关系。
工业基地慢慢进化为粮食大省。
东北和北方,不是一个概念,不要混为一谈。东北的黑龙江,吉林,辽宁对满洲国的看法也不尽相同。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补充一点,最让人讨厌的是北极熊,老辈人叫“老毛子”,不管日本人怎样,日本人在的时候女性没有太大危险,北极熊们一来,呵呵,四处随机抓人糟蹋。老人们当时往地里、地窖里躲。
歪个楼,二战时北极熊军队素质实在惨不忍睹。 =========================================================
满洲国,不过是一个没有灵魂的现代国家。就像一个被抢来的女人,打扮的漂漂亮亮,却天天都被带着枷锁关在笼子里供人亵玩罢了。
满洲国在政治上不名一文,经济上称雄世界。这是满洲国作为日本进一步侵略大陆的根据地所导致的两个结果。
日本人在满洲建立了一个类似于日本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因为日本人对自己的体制充满了信心。就像战败后,美国人按照自己的理念为日本重新设计了政治架构。不过这个皇帝只是一个空壳,实际权利都日本人所控制。所以说政治上完全是被日本政府控制的傀儡。
我们说政治都是为经济服务的,既然满洲国作为日本侵略大陆的根据地。那就一定要将这个根据地建设的足够强大,以为其后期进一步侵略提供足够的战用物资生产能力和运输能力。
所以在经济建设上,满洲国的铁路、空运、航运、经济总量远远超越中华民国并在亚洲称雄都是可以预料的事情,并不是什么奇迹。说满洲国是奇迹,甚至为满洲国感到自豪是一件多么可笑的事情。
第一,满洲国没有战争。不像军阀混战,党派混战一盘散沙的中华民国。相对和平的历史为满洲国经济发展提供了时间窗。
第二,满洲国有一个强有力的殖民政府出于自己更大的野心而有足够的决心和毅力的来迅速发展经济。
第三,满洲国将近日本面积的四倍。同时又有比日本富裕得多的自然资源和可观的人口规模实现大规模工业化,日本当然会趁此机会将国内的工业生产基地往这边迁移。
第四,由于在满洲国之前,整体的城市化程度很低。所以日本人有历史机遇按照现代国家建设理念重新规划设计这片土地上的城市。就是说没有历史包袱,更容易实现优化的设计。
第五,日本人注入大量资金和技术以国家资本主义的方法迅速实现国家经济的崛起。
千万不要说满洲国经济上是伟大奇迹,或者日本人就多么优秀之类愚蠢的话了。任何一片有些丰富自然资源的土地和一定的人口规模,配合明确的宏观经济规划和市场经济,再大量输入资本和技术都会在经济上迅速崛起。这是规律,不是奇迹,更谈不上什么种族优越。
而之所以满洲国能去实践这个规律,不过是因为没有历史包袱,又有足够的的理由和决心罢了。
可以看到日本人确实用满洲国过了一把大陆瘾,也可以想象他们在祖辈觊觎的土地上规划建设的热情。虽然现在还有很多日本老人怀念当初在拿那片大陆上自由的策马奔腾。但这从一开始就是不公平的,也是不正义的。 =========================================================
首先要明确一点就是日本对东北的野心是早已有之。

早在马关条约时代,日本是狮子大张口,割让台湾,澎湖,和辽东半岛。赔偿日本2亿两白银,日本本来要3亿,其中1亿两因李鸿章被愤青打伤而免除,李大人用身体换了1亿两。当时大清一年岁入不到1亿两。

东洋小国日本尝到了变法图强的甜头,土鳖翻身,变本加厉。鸦片战争以来,列强的条件加一起也没有日本这么狠的。只不过当时日本的小身板还抗不过欧美列强的身躯。列强们是不能允许日本独吞中国利益的。台湾当时还是未开化之地,列强兴趣不是特别浓厚,但是辽东半岛却是俄国人也想要的地方。尤其是朝鲜的利益被日本独吞,俄国人更不能让日本在东北做大,在加之怕日本在东亚做大而自己无法插脚的德国法国的三国的联合干预,才使得日本人作罢割让辽东,代之以用银两赎回。这件事让日本人耿耿于怀,新仇旧恨才有了后面的日俄战争。

我们假设,当年三国不插手,那么整个辽东半岛也将和台湾一样,变成一个日本的殖民地,而无所谓的满洲国这层伪装。正是日俄在东北的势力此消彼长的争斗,才使得日本无法明目张胆的搞殖民地而不得不掩耳盗铃的搞了一个满洲国,作为在应付国际舆论上的一种手段。

日本的野心从来没有减退。
----------------------------------------------------------------------------------------

而说到满洲国的所谓首脑溥仪,本身就是一个囚徒。去过长春伪皇宫的应该可以明白,当时的溥仪就是一个囚徒。满清的消亡比之以往的少数民族政权的消亡更加悲催。大辽国被金人灭,依然还有西辽国的存在。金人被蒙古人灭,至少也是战斗到最后一刻,尚且保持的基本的团结和忠诚。蒙元被赶回草原,依然还有北元的存在。唯有满清,顷刻崩毁,满人势力消失的无影无踪。

慈禧光绪的恶斗,载沣的无能和愚蠢,这些事情最终导致了大清的完全覆亡。作为所谓的最后一个皇帝的溥仪,像历史上很多亡国之君一样,随然什么都没做,却要承担亡国之君的恶名,当然是心有不甘的,以为可以借助日本的势力可以东山再起。只可惜,在马关条约时代狮子大张口的日本人岂是善类?溥仪的想法确实是人之常情,只可惜日本人是狠角色,溥仪既没有得到实利,连虚名都被败坏。没有满洲国一段历史,溥仪的形象和历史地位也许不会是今天这样。而没有溥仪的满洲国,日本将承受更大的国际舆论的压力。

所以,溥仪和日本人合作,日本人是得了巨大实惠和便利的,而溥仪是失去了很多东西的,包括名誉和尊严。他让日本人给耍了。
-----------------------------------------------------------------------------------------
日本人不过就是想要一个名义上做给国际社会看的招牌而已。虽然日本人煞费苦心的想证明,东北这块土地是不属于中国的,是属于满人的。可实际上,满洲国跟满族人无关,就是日本人的殖民地,所谓满蒙生命线,就是把满洲作为其征服世界的基地和大后方。

日本人如何看待满洲国,可以从最近一些年日本人的电视节目中看出,日本人回访了一些东北的日本殖民时代的遗迹,比如关东军司令部,比如满洲国八大部,比如沈阳火车站。而其分别仿照名古屋城楼,国会议事堂,和东京火车站。现在的日本人看到这些都是惊叹和惋惜的样子。

这些建筑也就说明,日本人试想在东北的土地上复制一个日本,为未来日本人上陆,定居东北做准备。伪满洲国在日本人看来,不是满人的国,也不是中国人民众的国,而是日本人的国。在日本人眼里,那块土地的主人是日本人。
------------------------------------------------------------------------------------------
至于,日本人对待当时满洲国内的非日本人国民的态度,可以从日本人对待台湾,因为台湾割让的比较早,假设满洲国不被推翻,一定会按照台湾模式。客观上,日本人对开放台湾是有贡献的,尤其是基础实施建设,和国民教育,这在整个台湾历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

日本人和当时的中国人不一样,至少也算是列强,再蠢和短视也懂得教育和科学的力量,即使是殖民地,也要搞科教兴殖民地。但是这个教育是有条件的,按照石原莞尔的说法,就是要学日语和遵天皇。而这两个条件算是文化入侵的一种。

另外在治理上,一切领导岗位全部换成日本人,而台湾本土人只能做低职位的位置,永远没有晋升机会。这个思路,在现在日企中还是主流,也就是领导岗位必须是日本人而不是外人。

可见,日本人对待殖民地人民的态度是,要他们放弃自己的文化,接受日本文化,同时,严格按照血统来区别对待,也就是,文化思想上让其接受日本文化思想。但实际上,是按照二等公民的态度对待的。这个想法是不是战争时期的一种折中不知道。但是二十一世纪的日本企业依然保持这个血统论的思路是确定无疑的。

日本人的这个血统论的思路,也是顽固一直到今天依然是社会主流。
----------------------------------------------------------------------------------------

至于日本人在东北的建设成就和对待东北的血腥镇压也都是有的。既然是满蒙生命线,也是被认定是日本人新家园的地方,日本人大张旗鼓的去搞建设也无可厚非。谁弄了块宅基地自己盖房子,总是不会糊弄而拿出自己的真本事。而以日本人谨慎胆小的性格,侵占他国土地而造成的心虚和害怕导致其对反抗特别敏感和偏激,对待反抗会采取异常狠毒的报复,以儆效尤。

同时日本人既然认定自己是高等种族跟他们鄙视的所谓 XX人是不一样的,也就不会把中国人的命看得很值钱,教育民众是想让其成为日本人的未来更好的利用人力资源,而残酷镇压也是为了眼下能利用人力资源为战事服务,毕竟当时是残酷的战争年月。
--------------------------------------------------------------------------------------
所以,所谓的满洲国,就是日本的殖民地,其所有的东西都是在日本人控制之下,而当时做的所有事情,无论是建设还是剥削都是为了日本的利益服务。而那些在满洲国之下的中国人,无论命运是好是坏,都没有任何能力去改变什么。日本人对待这块土地充满了向往和热情,至今,日本本土人对待这个问题也是百味杂陈。至于这块土地上的中国人,也许某种程度上,在日本人眼里,也就跟山川矿产无异,也就是资源的一种而已。 =========================================================#p#分页标题#e#
哈哈哈哈哈哈,这题一定要留好哈,等李硕来时让他答 =========================================================
重复作答,借此怀念一下松壑。

没有救世主的世界(来源:人人网-松壑)
从小到大,在我们这代人所接受的教育印象里,“九·一八”这一天都要被环境格外的放大和强调,长辈们说,那一年日本人闯入了东北做了许多坏事。其实,历史单方面灌输的可怕性,往往不在于虚构,而是在于它的选择性失明。于是,随着这个近似于开放时代的到来,信息的充裕,为人们重新认识那段被忽视了的满洲国历史提供了条件。
即便没有史料,我猜想一些东北人也能够有所感受,以我个人为例,作为东北人,小时我所就读的小学和高中,都是日本人早在20世纪30年代修建的。我的家乡在满洲国时是作为一个独立行省而存在的,是那时候的商贸中心,而在今天的新中国,却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地级市。那时的满洲在日本的辅佐下,就像一颗亚洲冉冉升起的新星,那里拥有了四通八达的铁路交通,现代化教育的普及,以及工业化的迅速成长。据相关资料显示,二战结束前中国人均GDP为40美元, 而满洲凭借着门类齐全的工业和农业, 其人均GDP已经达到了315美元。即便是30年后,1975年的中国大陆还没有达到这个水平。1943年秋季,满洲国依靠占中国12%的土地和10%的人口,生产了占中国93%的钢材、66%的水泥、69%的化工品、95%的机械、78%的电力。
显然,曾经的旧东北远不如日本人辅佐下的新满洲发展的成功,我也接受这个事实。然而,许多人在了解这些事后,开始对日本入侵东北的行为进行重新评估,进而从功利和结果出发,为日本人在东北的行径寻求合理性,一种时下流行的看法是:日本人入主后,生产力、人均GDP和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至于主权在谁手中,则并不重要,因为在他们看来,毕竟“人权高于主权”。
或许,持这种观点的人需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当你的邻居用暴力手段把你从家中赶走,之后不经你同意就把你家装修一番,你是否会不在意?
有人觉得这事无可厚非——有邻免费帮装修,不亦乐乎?可问题的核心在于:谁能保证,你的邻居赶走你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和你共处一室以强制帮你修缮,而不是为了从你家抢走点东西?换句话讲,当他人用暴力来驱赶你之时,其行为和所造成的后果影响,是你能左右了的么?
我宁愿相信,如果不是以结果论英雄,以成败论王寇,就不会让简单的善恶评判成为许多历史的符号标签,各中滋味也不会轻易沦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你能看到,当盟军即将胜利,日本这枚小强盗即将溃败之际,一枚级别更高、无人能左右的大强盗赫然出现了——苏联红军进入满洲后,从烧杀抢奸到屠戮大地,无恶不作。据老人们口述中的记忆,除了那些无法搬运的铁轨网,满洲国内的一切资源,苏联人几乎连一颗螺丝钉也没有放过。
同样为强力,为何会有两种影响差距甚远的后果?——日本人或许还算是在建设,可苏联人却是真刀真枪的在破坏了。也许人们并未认清的是,能够决定事件性质的,并不在于行为的结果,而是在于其中的过程;并不在于强力下的成就是否丰厚,而是在于这种强力本身的非正义性。强力和权力在逻辑上是相似的,前者是一种连续行为,后者则是一套既定状态。从这个角度出发,满洲那种“强力下的施舍”也绝不比强力下的掠夺来的更加高尚。相反,正是这种给予和施舍,才让强力本身充满了自我合理性的陶醉感。
然人性如此,更多的的人偏好被施舍,却也都痛恨被掠夺,即便他们不承认这种偏好的存在。于是,当同样面对来自外界的福利和迫害时,他们赫然选择使用了双重标准来化解这种矛盾——掠夺我不行,但施舍我可以。然而,在强力作用的逻辑体系里,施舍恰恰是作为掠夺的来源而登台的。在许多时候,人们能够英勇且自觉的抵御掠夺的残暴,但更多时候,人们却无法抵挡住施舍的诱惑,不仅如此,更多的人甚至还主动参与其中,在强力者面前跪地乞讨,并且自以为是的把这种乞讨美化当成某种英雄式的叛逆或抗争。
如果强力本身就是罪恶的,那么比强力更有罪的,恰恰是那些懦弱着、纵容且滋养了强力的人们。
近代以来,施舍和掠夺的对称影响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强力的逻辑曾席卷了整个世界。当红色使徒们宣称他们与资本家为敌时,工人们错误的以为自己的利益保障有了希望;当红色使徒们开始组织斗地主分田地时,农民们想当然的以为红太阳终于拨天见日了。如果站在历史的长河里去理解那些饱经战乱的无产者之所思,也许并非难事:他们只执着于眼前而不愿意瞭望未来,在心安理得的接受了统治者的施舍后,他们仍然不愿去把天上为什么会掉馅饼想清楚,即便在几十年后,失去自由,可能要在工厂里默默劳作一生的是他们;失去土地,最终可能要饿死在农田上的也是他们。
和强力一样,这世上也本无权力,但是以自由做祭品,为权力来招魂的人多了,于是便有了权力。最终,是人性的懦弱打开了潘多拉魔盒。
因此我们也不难理解,为何在人类的诸多文化里,都不约而同的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救世主情结,从犹太们心中期待的弥赛亚,到东方人嘴里念叨的观世音,从“当官要为民做主”到“箪食壶浆,以迎王师”。为了实现心中的“理想国”,总有人能把那些不付出任何理性代价而坐享其成的美好愿望寄托在抽象意念所刻画的某个模板上,无论是意淫着一位拥有上帝般仁慈的完美独裁者,亦或是幻想着一张从天而降,包裹了美好社会愿望的制度馅饼。人性的天然孱弱,总是让他们不由自主的向着一种又一种的乌托邦看齐,最终,他们也只能在等待着救世主的焦急情绪里迷失了方向。
可惜,这世上本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国际歌早有唱到:"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
----
回到文章开头的历史教育的选择性失明,我想,这也正是我们被人所诟病的历史教育中的问题:它不敢直面历史,唯唯诺诺的回避着满洲国的成就,不敢从“成王败寇”、“成败决定是非”的功利史观当中挣脱出来,而去正视历史行为本身的合理性。它不应当一味宣传灾难或日本统治下的满洲是多么的水深火热,相反,它应该还原给人们一个真实的满洲,同时勇敢的告诉人们,“满洲虽然很美,但它不对。” =========================================================
国共都称其“伪”,但不得不说,日本人强大的宣传机器还是很厉害的。

8月15号的中午,天皇广播主要的意思,就是接受《波茨坦宣言》,等于是就是无条件投降,那我们当时有的同学,有的就哭了,以为日本打败了,我们就变成亡国奴了,结果我们回到家里,我父亲说你是中国人,你哭个屁,等于我们胜利了嘛,是不是,所以我们反而是转忧为喜。
刘好山 《2013.11.28凤凰大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