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ding ...

两汉王朝的政治体系区别是什么?2016-05-24 12:11

两汉王朝的政治体系区别是什么?
两汉的政治体制是一毛一样的。
为什么大伙会觉得不同呐?

因为体制虽然是一样的,但体制中的人不一样了。
用书面的话来说,选举制度不一样了。

前汉在察举制制定之前,是没有选举制度的,人才选拔靠军功、裙带、世袭,汉武帝破格提拔卫青、霍去病、李广利的行为如果发生在其他朝代,那妥妥的就是乱命,卫霍李三人也会被打入小人行列。可是汉武帝运气好啊,卫青霍去病自不言说,李广利那也是有两把刷子的。
而至于为什么前汉的人才选拔制度这么稀里糊涂,居然会造成一种比后汉体制优越的错觉呢?
那就是旧贵族阶层在秦灭六国、楚汉战争、刘邦平诸侯王战争、七国之乱等一系列战争之下,被打垮了,短期内阶级变动的途径是畅通的,卫青霍去病什么出身人家照样破格提拔,用官样话就叫阶级没有固化。所以在西汉这个官制、人才选拔制度都在摸着石头过河的情况下,居然会展现出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
而后汉似乎是不如前汉,就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发展,阶级固化了,这不是一两代人能解决的。就是位面之子光武帝,也不得不妥协。

西汉的“优越”是不长久的。
所以后汉看似不如前汉,其实却是在前进。贵族被打倒了完全还会复辟啊,可从前汉到后汉,贵族复辟了吗?没有。只能遮遮掩掩偷偷摸摸地发展出一个贵族不是贵族、士人不是士人的世族,最后再衍生出士族这个怪胎。
从贵族到士族,这是一大进步。
许多国家都是旧贵族被打倒,新贵族接着上,他们的贵族肯自我阉割为士族吗?不会的。 =========================================================
区别很大。
汉初,老刘家带头玩坏了二十一级军功爵制。建立以黄老学派为主,法家等其他学派为辅的行政管理体系。这时候,勋爵们对关右豪强的态度和皇帝是一致的。于是,西汉历代皇帝的陵墓都修的奢华无比,最最节约的汉文帝,竟然凿穿了整整一座山。这还是在汉初那种厉行节约的氛围下,同样是太宗文皇帝,盖个亭子一问花的钱稍微有点多,就舍不得了。
这就牵扯到了西汉的一项国家政策,那就是移民。关外的六国遗民们,在地方郡国的管理下,基本上出不了多大的能人,但总有一些漏网之鱼或与当地官员结盟,或低调发展,成为了不可一世的豪强大族。这个时候,关中的勋贵和彻侯老爷们就只能用杀手锏来割韭菜了。这些大族被强制迁移到关中,安排到皇帝的陵寝处居住,美其名曰重视。兄弟们在关外都是爷,拖家带口进来之后可就是真的穷得只剩下钱了,官老爷们还不是把你说捏成个圆的就不捏扁。
关内的其他贫民们,过的也比外边好太多。穷了的时候去上林苑租块地种,少府有的是钱,多少人都养得起。一代一代的制度下来,保证了关中的关东的绝对优势。
三公九卿制从汉景帝六七开始玩坏了,太尉一职在周亚夫之后就没什么人再当了,往后这个职位的权柄也越来越低。到了小猪朝,兰台开始崛起,内廷的实力已经可以抗衡外厅了。



而到了东汉,商人们的利益得到了极大的照顾,因为商人们的子弟开始为官,很多政策开始执行不下去甚至根本就不能被通过。皇帝的权利遭到了极大的削弱。儒家的地位上升,外戚和宦官们这种西汉上不了台面的势力集团开始膨胀。
在汉初,太皇太后层出不穷,东宫的权利甚至比未央宫还要大。但是外戚们却从来不能怎么胡作非为。权倾一世的大将军薄昭,一杯毒酒赐死了。
但是,我们发现,两汉的政治制度是一直在变化中的,所以很难说政治体制的区别。这点和明清两朝等后世知名朝代那种几乎一成不变是不一样的。但皇权的逐渐衰弱和地方豪强的崛起是不变的主流 =========================================================
这句话更多应该是诸葛亮用来教育刘禅要会识别忠奸的。我倒觉得以诸葛亮的眼光,不会觉得用人差距是东西汉政治的根本差别。【毕竟出师表是政府公文,不是学术文章,不可能每一条都仔细论证】
故明主之吏,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 -- 韩非子
连战国人韩非都能意识到:在一个高效的体制中,人才是在体制内逐层锻炼出来的,而不是所谓的“用”出来的。诸葛亮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呢?
从秦到西汉再到东汉,是集权政治逐渐衰败为寡头共和的过程。以古代的那点生产力水平,只有强大的集权才有高效的可能性,一旦落入寡头共和,大量国力消耗在寡头的相互制衡之中,必定导致腐败。
诸葛亮本身与曹操的政治思想比较接近,推崇法家治国,而法家要求非常恐怖的中央集权。所以诸葛亮认为西汉的政治好于东汉是很正常的。诸葛亮并不崇尚儒治,不会过多考量什么仁政啊、P民的生活水准啊什么的,诸葛亮治蜀成绩好就是因为执法严厉而公平,赏罚必信,因此政体运行高效、欺压相对少,虽然经常打仗,蜀人依然怀念之。
当然了,不管是集权还是寡头共和,对P民来说都不会好到哪儿去。古代的政治家追求的顶多只是百姓不会造反这个底线而已,诸葛亮亦不能免俗。 =========================================================
东汉的政治体系,几乎完全继承西汉。更具体的话,是武帝以来的政治结构。

西汉从武帝开始,架空三公(丞相、御史大夫、太尉),实权逐步归于尚书。东汉同样如此,三公(司徒、司马、司空)地位虽高,却实权不足,更像是政府的高级顾问。真正的政治中枢是尚书台,尚书掌握实权,权力更接近宰相。

武帝时开始完善的察举制,在东汉也继续实行,成为主要的选官方式。

西汉时,外戚专权是一大问题,东汉依然如此。光武、汉明帝等还是有意限制外戚势力的,但是做的很不彻底,外戚依然位高权重。随着后来的皇帝多是幼年即位,太后临朝频繁出现,外戚专权不可避免。

两汉政治的主要区别,在于东汉中后期,宦官、士族势力逐步崛起,与外戚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两汉自武帝以来,政治结构、意识形态都无大变化。进入三国时代后,政治结构和社会思想上才出现很大的变革。 =========================================================

贻笑方家。。。。。身边没带书或者没想好怎么写。思路乱大家见谅。。。。

两汉政治体系有何不同?

“政治体系”我不大懂。个人感觉两汉政治的关系更像是西汉时期院主人把一棵果树种在院内,东汉时树长大了,结了果子,问两者有何不同,有人说:树变粗了,有人说:有果子了,有人说长虫子了,还有人说:书还是那棵树。。。。。。。所以说这个问题感觉有些难回答。。。

东汉时的果树离不开西汉时的栽培。先说政治上的,宦官、外戚交替专权是东汉中后期的一大特征,田余庆先生认为就其本质而言非为皇权的削弱而是皇权的旁落(不敢确定是不是田余庆先生说的)。个人认为正因为皇权的强化才导致“升天鸡犬“呼风唤雨,汉武帝设中朝,以内外两朝朝来削弱相权加强皇权,得到“侍中”“等加官的官员便可出入禁内进而领导外朝。而强势人物对于制度总是破坏,强势的汉武帝不仅使得本来辅佐帝王开府治事的丞相权力被削弱,而且在继承人的选定上也被隔离,霍光大将军领导内朝,认为继承人不需要和丞相一班外朝商量便是一例,而在之前,武帝之前丞相是可以对继承人选施加影响,这也导致了东汉外朝和皇室联系不紧密,宦官则挺身而出与皇室同仇敌忾。

在中央上,到东汉时期光武帝将本属于丞相的监察权收归到少府,也就是相当于直接对自己负责,加强了对百官的控制而一旦皇帝年幼,无力理政就相当于这个权力消失。”虽设三公事归台阁“更加削弱了外朝权力。

地主、官僚、商人”是东汉和西汉的官僚单一身份相比有很大不同。西汉初年经武帝“盐铁官营”“均输平准”、“算缗告缗”之后来王莽“五均六管”都使得商人备受打压,大部分地位都不很高,在昭宣时期,休养生息的政策下地主实力膨胀,庄园经济发展,到西汉后期已经渗透到官僚队伍中来。这就不得不说说官僚队伍的形成

察举征辟最开始只是一种政府的临时性行为。

从高祖时就有“贤士大夫有能从吾游者,尊显之”的诏书,乃之汉武竟下诏责让郡国不能举孝子廉吏,皇帝下诏责让(见元朔元年诏书),至此才成制度,因而其本意不过是奖进风气,常在诏书中与“孝悌力田”并列则可证之(钱穆先生《中国历代政治得失》《国史大纲》)。至于征辟则有“安车蒲轮”之例。后遂为二千石长吏可自辟掾属,从地方被举荐到中央进行学习与政治见习,再从中央分配到地方担任官职,地方到中央的流动一方面有助于扩大统治基础,当然也有利于行政效率的提高,但在儒风盛行的情况下(尤其是东汉),世传家学的普遍出现导致某些家族对于学术与仕途的双重垄断,世家大族进而用在政治上的优势谋求经济上的利益。世家大族形成。庄关于察举征辟制。以及以上的钱穆先生在《中国历代政治得失》给出了明确的解释与论述。在东汉时期政府对商业管控不严,因此“盛蓄奴”从事手工业农业之商贾与官僚和地主合而为一。

=========================================================
请看《廿二史札记》以下诸篇。

卷二《史记》、《汉书》

汉初布衣将相之局

汉诏多惧词

汉时以经义断事

上书无忌讳

汉武用将

卷三《史记》、《汉书》

武帝时刑罚之滥

吕武不当并称

汉多黄金

两汉外戚之祸

卷四《后汉书》

光武多免奴婢

东汉功臣多近儒

东汉诸帝多不永年

=========================================================
我了解不多只说一点,诸葛亮亲贤远佞的说法是有明确指向的,此处小人特指宦官(注意不是外戚)如黄皓等。因为要说终汉一朝,基本上都有外戚或宦官干预皇权,前汉的吕、窦、霍、王氏,后汉的窦、邓、梁氏,都是外戚干预朝政的突出代表,然而远有外戚霍光首列麒麟阁十一功臣,近了说刘禅娶张飞的女儿为后,诸葛亮若说外戚也是小人,将树敌一片。作为丞相兼托孤大臣,本身位置就相当微妙,何况宦官之祸,甚于外戚,更梁翼为前鉴。 =========================================================
从国家对社会的控制力讲,西汉的专制程度更高,对社会的控制更强,对社会上的豪强压制的更厉害。东汉这方面就差很多,到后期也导致门阀氏族的出现。
从国家财政上讲,西汉中央财权更集中,财富垄断在中央手里,东汉则是负债累累,入不敷出,这大概也是汉金消失之谜的原因。 =========================================================
后汉多数时期不是外戚掌权就是宦官掌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