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ding ...

你更欣赏苏东坡还是王安石?2016-05-24 12:15

你更欣赏苏东坡还是王安石?
通达六经王介甫,天下文章苏子瞻。
一个是学问家,一个是文人。
对于我们市井小民,自然是文人更亲切,何况还是千古第一大可爱的文人。

我还是认为,文士与政治家或者学者思想家,不应放在一个尺度来评价,虽然我们的儒家取向、科举让他们能恰好处在同一领域,官场。
千年的尺度上,当看思想家~学者,孔孟荀(韩),程朱陆王等等,他们塑造了民族的精神。
五百年抑或五千年的尺度上,文化艺术的地位无可撼动。自然是江山留胜迹的文人墨客更胜一筹。
而对于每个时代而言,更迫切需要的可能是因时制宜、敢于担当的政治家。也就是范仲淹,王安石,于谦他们。
这也可能是部分艺术家不被所在时代重视的原因。

一定要在同一尺度比较的话:
论政治
荆公是真正的政治家。东坡则不好说,文人官吏吧,没有成熟的政治理念。早年孟浪,也曾妄言边事,后来受了挫折也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就不提了。一些议事奏折也是文章花团锦簇,尽顾显示小聪明了,于事无益甚至误导他人,比如议进士是否试诗赋。为地方官算是实干型的,最奇的是最后为新旧两党不容,这样的遭遇也没让他成旧党君子们比如司马温公晚年那样的偏执狂,或许他真的只是个文人吧。 =========================================================
对比这两个人,有太多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可以碰撞了......不是两三句话可以概括清楚的。
时间有点晚了,答主先把观点抛出来,后面的说法留到后面再说吧。

答主更加欣赏王安石。
要对比二人,基本只要谈三点就行了,那就是“官、文、品”。
如果是论官道,苏轼无法和王安石相提并论;如果是论文学,苏轼犹有过之;如果是论私节人品,苏轼不如王安石多多。至于其他的“泡妞、炒菜、下棋、弹琴”,答主就没有兴趣去讨论了。
(刚刚补完另一个回答,好累)


一、在官言官。
1042年,王安石考中进士第四名(有一种说法,说是王安石本为状元,但因其文章中有“孺子其朋”的相关内容,被仁宗所不喜,换了个位置)。历任扬州签判、鄞县知县、舒州通判等职位,并与宋神宗熙宁年间,拜参知政事,最后荣登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一职(宰相),并开展了古今中外,如雷贯耳的“熙宁变法”。从地方到中央,从一地主管到文字修撰,从安守国策到革旧鼎新,王安石全部经历,位极人臣,可谓如是。
1057年,苏轼与苏辙兄弟俩同时参考,考官之一便是当时身为“知制诰”的王安石。就政治层面来说,甚至不用比王安石,就连他弟弟苏辙,苏子瞻都远远不及。苏辙在后日做到了副相,而那时苏轼早已远贬与外(乌台诗案)。可以这么说,在政治上,苏轼基本是无寸进之功的。


二、看文说文。
说句实在话,本人文学水平不高,要我夸海口去对这两位文坛宗师评头论足,我实在不敢。所以,我只说说我自己的一些观点。
苏轼在文学上是无可指摘的(我不是李清照那样的本事),对苏轼大神的文字,唯有佩服佩服佩服!
可是苏轼是学不来的......但王安石则能一试。说到这,再提一句题外话,王安石对李白并不推崇,但是对杜甫很是青睐,杜甫的诗集能够得到好的保护,和王安石有着很大的关联,王安石曾经编撰过一本《四家诗集》,里面将杜甫评为第一,李白第四,通过这点也可以看得出,王安石的文风了。
答主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人知道王安石的文字功夫,其实哪怕就是对比苏轼,王安石也未惶多让。
这里我不做什么书评、诗评了,提几个文章名字,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了解一下一代文宗王安石介甫的不世词锋。
《上仁宗皇帝言事疏》、《本朝百年无事札子》、《三不欺》、《明妃曲》、《游褒蝉山记》、《答司马谏议书》、《题西太一宫壁》这几篇就很有他的风格了。


三、论品说品。
人品一词,很有研究性。
如果用现在的眼光来看,苏轼人品实在太差,王安石着实太好,但这是不公平的,在那个年代,三妻四妾也并非什么遭人指摘的事情。可问题是,苏轼还不止这点破事儿。
“乌台诗案”。说实话,这事儿挺没劲道的,无非就是类似“文字狱”罢了,怪不得苏轼。可是苏轼有一件事不地道,那就是连审讯都还没正式进行,就把一大批人全给供出来了,连亲弟弟苏辙也供出来了......说这些人写过这些个诗,我都是记得的,云云。这件事之外,还有些贪污、润笔之类的丑闻也就是小事情了,其实无伤大雅,但奈何他的对面是王荆公。
反观王安石,那真是两袖清风,一身浩气。一生只娶一妻,隐退后连椅子都要从当地借,唯一一点房产,还是用神宗皇帝千里迢迢送的黄金修建的,坐骑常年就是头驴,吃饭就贱自己嘴边的菜吃,衣服可以几天不洗(因为家里下人不多,老婆忙不过来)...他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额......


最后贴几篇苏轼和王安石的冷门文章吧。首先是苏轼写给王安石的致词:
《赠王安石太傅》
朕式观古初,灼见天命。将有非常之大事,必生希世之异人。使其名高一时,学贯千载:智足以达其道,辩足以行其言;瑰玮之文,足以藻饰万物;卓绝之行,足以风动四方。用能于期岁之间,靡然变天下之俗。
具官王安石,少学孔孟,晚师瞿聃。罔罗六艺之遗文,断以己意;糠秕百家之陈迹,作新斯人。属熙宁之有为,冠群贤而首用。信任之笃,古今所无。方需功业之成,遽起山林之兴。浮云何有,脱屣如遗。屡争席于渔樵,不乱群于麋鹿。进退之美,雍容可观。
朕方临御之初,哀疚罔极。乃眷三朝之老,邈在大江之南。究观规摹,想见风采。岂谓告终之问,在予谅暗之中。胡不百年,为之一涕。于戏!死生用舍之际,孰能违天?赠赙哀荣之文,岂不在我!宠以师臣之位,蔚为儒者之光。庶几有知,服我休命。
这是苏轼在王安石死后,替当时年幼的宋哲宗撰写的制词,一代文学之宗,实力可见一斑。

其次是王安石的《本朝百年无事札子》
臣前蒙陛下问及本朝所以享国百年、天下无事之故。臣以浅陋,误承圣问,迫于日晷,不敢久留,语不及悉,遂辞而退。窃惟念圣问及此,天下之福,而臣遂无一言之献,非近臣所以事君之义,故敢昧冒而粗有所陈。

  伏惟太祖躬上智独见之明,而周知人物之情伪,指挥付托必尽其材,变置施设必当其务。故能驾驭将帅,训齐士卒,外以?夷狄,内以平中国。于是除苛赋,止虐刑,废强横之藩镇,诛贪残之官吏,躬以简俭为天下先。其于出政发令之间,一以安利元元为事。太宗承之以聪武,真宗守之以谦仁,以至仁宗、英宗,无有逸德。此所以享国百年而天下无事也。仁宗在位,历年最久。臣于时实备从官,施为本末,臣所亲见。尝试为陛下陈其一二,而陛下详择其可,亦足以申鉴于方今。

  伏惟仁宗之为君也,仰畏天,俯畏人,宽仁恭俭,出于自然。而忠恕诚悫,终始如一,未尝妄兴一役,未尝妄杀一人,断狱务在生之,而特恶吏之残扰。宁屈己弃财于夷狄,而终不忍加兵。刑平而公,赏重而信。纳用谏官御史,公听并观,而不蔽于偏至之谗。因任众人耳目,拔举疏远,而随之以相坐之法。盖监司之吏以至州县,无敢暴虐残酷,擅有调发,以伤百姓。自夏人顺服,蛮夷遂无大变,边人父子夫妇,得免于兵死,而中国之人,安逸蕃息,以至今日者,未尝妄兴一役,未尝妄杀一人,断狱务在生之,而特恶吏之残扰,宁屈己弃财于夷狄而不忍加兵之效也。大臣贵戚、左右近习,莫敢强横犯法,其自重慎或甚于闾巷之人。此刑平而公之效也。募天下骁雄横猾以为兵,几至百万,非有良将以御之,而谋变者辄败。聚天下财物,虽有文籍,委之府史,非有能吏以钩考,而断盗者辄发。凶年饥岁,流者填道,死者相枕,而寇攘者辄得。此赏重而信之效也。大臣贵戚、左右近习,莫能大擅威福,广私货赂,一有奸慝,随辄上闻。贪邪横猾,虽间或见用,未尝得久。此纳用谏官、御史,公听并观,而不蔽于偏至之谗之效也。自县令京官以至监司台阁,升擢之任,虽不皆得人,然一时之所谓才士,亦罕蔽塞而不见收举者。此因任众人之耳目、拔举疏远而随之以相坐之法之效也。升遐之日,天下号恸,如丧考妣,此宽仁恭俭出于自然,忠恕诚悫,终始如一之效也。

  然本朝累世因循末俗之弊,而无亲友群臣之议。人君朝夕与处,不过宦官女子,出而视事,又不过有司之细故,未尝如古大有为之君,与学士大夫讨论先王之法以措之天下也。一切因任自然之理势,而精神之运有所不加,名实之间有所不察。君子非不见贵,然小人亦得厕其间。正论非不见容,然邪说亦有时而用。以诗赋记诵求天下之士,而无学校养成之法。以科名资历叙朝廷之位,而无官司课试之方。监司无检察之人,守将非选择之吏。转徙之亟既难于考绩,而游谈之众因得以乱真。交私养望者多得显官,独立营职者或见排沮。故上下偷惰取容而已。虽有能者在职,亦无以异于庸人。农民坏于繇役,而未尝特见救恤,又不为之设官,以修其水土之利。兵士杂于疲老,而未尝申敕训练,又不为之择将,而久其疆埸之权。宿卫则聚卒伍无赖之人,而未有以变五代姑息羁縻之俗。宗室则无教训选举之实,而未有以合先王亲疏隆杀之宜。其于理财,大抵无法,故虽俭约而民不富,虽忧勤而国不强。赖非夷狄昌炽之时,又无尧、汤水旱之变,故天下无事,过于百年。虽曰人事,亦天助也。盖累圣相继,仰畏天,俯畏人,宽仁恭俭,忠恕诚悫,此其所以获天助也。伏惟陛下躬上圣之质,承无穷之绪,知天助之不可常恃,知人事之不可怠终,则大有为之时,正在今日。臣不敢辄废“将明”之义,而苟逃讳忌之诛。伏惟陛下幸赦而留神,则天下之福也。取进止。

这真是政论文中经典中经典!再无多话可评!
通读六经王介甫,天下文章苏子瞻。 =========================================================
欣赏荆公,喜欢东坡。
喜欢东坡的性情,欣赏荆公的耿介。
荆公之议论,不特唐宋八大家中无出其右者,古来政治家中亦极罕见。
当然,学术圈里有,但学术圈里的人,一般干预不了政治。
荆公如果不问政治,去做一个学问家,一定是个大学问家,也不会招致后世许多骂名。
而苏东坡,天生就不是一个政治家,但他是个绝顶聪明的人。
不过,我喜欢东坡,不是喜欢他的绝顶聪明,而是喜欢他的天真烂漫。 =========================================================
苏东坡
一个官员能看到政策切实的执行过程中的实情,才能真正理解政策是否真的有利,王安石明显没看到这一点,而苏东坡每次反对王安石,都是从这一点出发的。

个人从来不喜欢王安石的政治改革,一个脱离了实际的改革就绝对无所谓超前,这又不是理论建研究,制度只有合适的,没有先进的,你看看从古到今那些所谓的超前的制度政策到底祸害了多少人。 =========================================================
只看林语堂那本带着彻底人格谋杀使命的传记,就不要评价王安石的所作所为。王安石代表的其实是一种态度,一种精神。这种精神或许偏执到疯狂,也或许给国家带来无尽深渊(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神风突击队也是一种精神),但人——总是要有点精神的。有人选择悠游世间,就有人选择一往无前,千秋骂名。 =========================================================
读历史的时候,觉得王安石比苏轼可爱多了。。。然后读到密州出猎又觉得苏轼这家伙也好可爱啊。 =========================================================
苏子一文士,临川方栋梁。 =========================================================
新人第一次发表观点哈,给点鼓励吧~在中学时期,老师长辈们总会不经意的表达对王安石改革的赞扬和结果的惋惜,对以苏东坡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隐晦的批评——相信大家一定见过不少诸如“司马光作为伟大的史学家却不能认清历史形势,真可谓人无完人”这样的评价(刚才我室友就说是这样评论的)。最近看林语堂的《苏东坡传》,苏东坡被捧上天就不说了,王安石更是以施行暴政为由被批的体无完肤。
如此差异是怎么造成的呢?我认为可能是中学老师们在大学某节历史课上听到了“王安石中国资产阶级变法第一人,却因为保守派的抵抗而最终流产”云云,而大人们(我们小镇上的)则可能在某期电视节目上、在某本杂志上、或某次酒足饭饱后的闲谈中无意听到了王安石变法这一壮举。于是,他们就形成了这样的想法——要是王安石变法成功了该多好,那么现在我指不定拿着多少工资,到哪里旅游、玩乐去了呢!什么狗屁司马光、苏东坡的,真是一伙目光短浅、不识时务的犬类,害的我现在……
变法对当时的普通百姓造成了多么残酷的影响到我就不说了,可以对比英国的圈地运动。当然,我们现在都羡慕西方的富裕,无暇去怜悯那一代人,可我们也无权去指责宋代人没有忍受社会变革所造成的痛苦的历史觉悟。扪心自问,你真的有牺牲所有人的幸福为你那晦暗不明的将来奠基的觉悟吗?有,嗯,那你就可以好好的在官场里奋斗了。那你有足够的才华和魄力去执行你那天才的想法吗?有,那像王安石那样官拜宰相也不是梦了。如果你不幸无法罔顾同胞的苦难的话,那还是努力向苏东坡靠近的好。
所以,我更欣赏苏东坡。(文学素养有限哈,就不说诗词啥的了…) =========================================================
诗词 苏胡子略胜一筹

政治么。。。王安石高出太多。说苏胡子的政治主张为国为民,王安石与民争利的;我觉得实在有点囧,当然我首先认为高官豪强不算民……
=========================================================
苏轼作为一个网络红人,绝对是昙花一现的奇葩。因为无论是从历史的纵向,还是时代的横向,他都是一骑绝尘的大咔。

他的文章传阅度最高,从三岁黄口小儿,到七十古稀老人,无不背诵如流。他写自己游记的《赤壁赋》,被一帮学者拿去研究三国史;他写给亡妻的悼词《江城子》,被年轻人奉为爱情表白的经典;他深更半夜睡不着,随便写了一篇《记承天寺夜游》,居然也能入选年度最佳短文;更不要提他的诗词,一首《卜算子·缺月挂疏桐》,就因为一句“寂寞沙洲冷”,居然流传几千年,还被后世一个流行歌手写进歌里,唱过一万六千多遍。

一切无法解释,只因他是苏轼——字东坡,人称猪肉王子。

苏轼出生在书香世家,爸爸是当朝闻名的大文人,弟弟和自己都是文采风流的名士。不过,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其实在网络上,苏轼的名声可比现实中高得多。

他在豆瓣的账号是“月光下的猪肉王子”,没错,这就是我刚才叫他猪肉王子的原因。其实这个名字跟贬居黄州有很大关系,他在东坡研制红烧肉的时候,大家只知道那肉叫东坡肉,人称苏轼大学士为东坡先生,却没人知道,从那时起,在网络上,苏轼就一直自称猪肉王子。据我多年观察,可能是苏轼一直偏爱麦兜的缘故吧。(如果确实如《麦兜响当当》所说,古时候在三峡附近有个麦子名兜字仲肥的话。)

猪肉王子的个人页面,晒满了各种不露正脸的萌照,比如抱个小羊羔啊,倚着山坡睡觉啊,或者各种装傻卖萌的漫画式自拍;还有各种文采飞扬的心路历程,从四川到开封,从黄州到海南,各种艰苦的岁月都被王子的正能量给消化了;王子的留言板上,是各种大小花痴的表白,有女的说,我愿意下辈子化作你的女儿,那样就能天天和你在一起了;有男的说,为了你,我甚至甘愿立刻变作一个女人,只要能帮你磨墨掌灯,看你写字画画。

还好,猪肉王子的感情生活一直比较饱满,要不然,保不齐,他就会成为大宋史上最忙的约炮达人。

其实苏轼一开始走红,有一个很大的个人因素,就是他爸爸无微不至的设计。从一开始,苏轼就仿佛带着策划感来到这个世上。比如,七岁玩的时候,他爸爸会让他写一篇东西,当着父亲以文会友的时候,不经意间读出来,于是神童的名号叫了起来;年纪相当的时候,父亲让他去考试,怎样思路怎样运文,如此如此,结果果然取得佳绩;只是进了京城之后,因为遇见政见不合的王安石——对,就是上一段利用网络却被网络辜负的改革家,苏轼开始走下坡运。先是被排挤出翰林院,接着因言获罪,下放到黄州;改革派失败之后,他因为不愿意趋炎附势落井下石,又被排挤到广东,接着是海南,一待就是终老。

苏轼的文章,喜欢悲天悯人,喜欢动情,喜欢流露出款款深情及人文关怀。他质疑时政的文章,不像王安石那样冷峻激烈;他寄情山水的时候,不如柳永秦观放浪形骸;他儿女情长时,不如李清照温婉凄楚。不过,因为他是独一无二的苏公子,他的粉丝,还是只粉他。

东坡一生,最后的挚友,其实就是那个意见不合的牛鼻子老道王安石。在老王罢官之后,苏轼不辞辛苦赶去慰问,两人彻夜长谈引为知己。虽然因为政见不合,两人以前交流不多,但落魄之后表现出的人品,却让两个同样孤傲的人,渐渐找到了共同语言。

不过,令人遗憾的是,王安石最后老死钟山,丧子失官,改革一败涂地;而苏轼则半生流放,远涉南洋,虽然最终得赦回朝,却已经老态龙钟,看淡一切。

至于那个人人都爱的网络红人东坡先生,则永远活在“月光下的猪肉王子”那个页面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