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ding ...

有什么史料证明明英宗制造了天文简仪、浑仪、浑象、八圭尺等,他有天文学造诣?2016-05-24 12:15

有什么史料证明明英宗制造了天文简仪、浑仪、浑象、八圭尺等,他有天文学造诣?
谢邀,先上结论:个人认为此说不实,明英宗的确对星象历算等感兴趣,但并没有史实证明他在这方面有深入研究。至于所谓制造天文仪器,其实不过是他下了命令,让钦天监等机构负责制造而已,至于他自己在其中亲自作出的贡献,我觉得几乎没有。

首先,查《明实录·英宗实录》有如下条目:
壬寅,御制观天之器,铭曰:“粤古大圣,体天施治,敬天以心,观天以器。厥器伊何,璇玑玉衡。玑象天体,衡审天行。历世更代,垂四千禩。沿袭有作,其制寖备。即器而观,六合外仪,阳经阴纬,方位可稽。中仪三辰,黄赤二道,日月暨星,运行可考。内仪四游,横箫中贯,南北东西,低昂旋转。简仪之作,爰代玑衡,制约用密,疏朗而精,外有浑仪,反而观诸,上规下矩,度数方隅,别有直表,其崇八尺,分至气序,考景咸得,县象在天,制器在人,测验推步,靡忒毫分,昔作今述,为制弥工,既明且悉,用将无穷。惟君勤民,事天首务,民不失宁,天其予顾。政纯于仁,天道以正,勒铭斯器,以励予敬。”
行在钦天监监正皇甫仲和等奏:“南京观星台设浑天仪、璇玑、玉衡、简仪、圭表之类,以窥测七政行度、凌、犯、迟、 留、伏、逆。北京齐化门城上观测未有仪象。乞令本监官一人往南京督匠,以木如式造之,赴北京,较北极出地高低准验,然后用铜铸造,庶占象不失。”从之。

而《明史》记载如下:
正统二年,行在钦天监正皇甫仲和奏言:“南京观象台设浑天仪、简仪、圭表以窥测七政行度,而北京乃止于齐化门城上观测,未有仪象。乞令本监官往南京,用木做造,挈赴北京,以较验北极出地高下,然后用铜别铸,庶几占测有凭。”从之。明年冬,乃铸铜浑天仪、简仪于北京。御制《观天器铭》。十一年,监臣言:“简仪未刻度数,且地基卑下,窥测日星,为四面台宇所蔽。圭表置露台,光皆四散,影无定则。壶漏屋低,夜天池促,难以注水调品时刻。请更如法修造。”报可。明年冬,监正彭德清又言:“北京北极出地度、太阳出入时刻与南京不同,冬夏昼长夜短亦异。今宫禁及官府漏箭皆南京旧式,不可用。”有旨,令内官监改造。

可以看出,实际负责制造这些观天仪器的仍然是钦天监等部门,所谓“御制”,实际上只是他自己为某仪器亲自写了一篇铭文而已。
仅此而已。 =========================================================
北京钦天监制造天文仪器是在正统三、四年之间的事,当时英宗是11-12周岁,已经通晓天文、机械之学。在宫廷教师王振的帮助下,英宗对南京钦天监的仪器设计进行了改进。

正统十二年十一月,钦天监监正彭德清报告了利用新仪器的观测结果,因北京的纬度比南京高出4度,北京的夏至日长和冬至夜长各比南京长三刻(45分钟)。在英宗支持下,钦天监在正统十三年编制的《正统十四年大统历日》中采用了新的说法。但新说在朝野中引起了怀疑。

为了摆脱政务的困扰,专心研究,英宗导演了一出大戏,悄悄将皇位传给景帝。1449年9月1日,英宗从土木出发,到无灯光污染的蒙古草原上进行天象观测。据随侍的锦衣卫校尉袁彬记载:“上时出帐房,仰视天象。”

一年后,英宗迫于孙太后、钱皇后等人的压力,回北京继续研究。他曾在树下思考问题,被树上的苹果砸到了头也不在乎。景帝担心哥哥被砸傻,派人将苹果树锯掉。

七年后,英宗完成了他的论文,提出大地其实是球形的。但是,景帝迫于舆论,已经将历日中的昼夜时刻改回。为了纪念弟弟,英宗决定不再修改《大统历》,而将自己的论文代替宫女陪葬于裕陵之中。



























我自己吐了,你们呢…… =========================================================
简仪是郭守敬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