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ding ...

南海争端的缘由和出路?2016-05-12 15:08

南海争端的缘由和出路?
谢邀
这可真是个大话题,一两句话根本说不清。鉴于之前有朋友回答过我们今后应该采取的斗争路线,比如利用公约等法律条文,不能一味玩硬的等等,我觉得讲的很好嘛。所以我就不再赘述了,我就主要扯扯历史上南海岛争的来源和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波澜吧。

要搞清楚南海问题,需要先搞清楚中国主权诉求的根据,那就是九段线。中国和其他国家在南海的争端,其实本质上是东南亚国家对九段线这一概念的抵制。而中国又坚持九段线是有法律效力的东西,这就造成了中国跟国际社会的直接冲突。

首先我们要知道一个国家领土的划分依据是什么。基本上除了约定俗成都公认的历史边界线以外,就是国际法与条约,(尤其是在经历了二战这种大洗牌之后很多国家边界模糊)二战之后的国际关系正是在联合国这一框架内实现的。联合国成立之后,基本上划定了各个列强之间的势力范围。是的,你们没有看错,就是列强,或者说五常。尽管战后几十年里,英法被排挤出了旧有实力范围中东,大陆换了红色江山,苏联解体四分五裂,但都不影响这个基本框架。国家领土的划分,在大的框架下是根据国际法与条约,小的范围内则是强权。这个说起来比较绕,待会会说。打个比方。就以巴以问题来说明吧,大范围内,巴以的国土都是划定的,包括以色列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领土都是有框架的,也是有据可查有法可依的。但在小范围内,以色列一度占领戈兰高地等不属于他的地方,并通过远超对方的军事力量长期占领,对巴勒斯坦形成压制之态势。这就是大范围是法律,小范围是强权的解释。当一个国家占领某个岛屿,50年过去了,原宗主国不抗议的话,那么默认主权归属新的主人。这就是实际控制原则,这一条听起来不怎么好听,但是确实是被当今国际法所默认的,好,这就可以继续讨论了。现在我们来看看九段线是怎么来的。

 1945年末,日本已经半死不活了。五大流氓元首开会,(这时候还不是中国呢,还是民国)开始构建战后国际秩序,并瓜分德意日的世界利益。非常讽刺,战后战胜国干的时期跟战败国战前的打算几乎没啥区别,只不过因为有了反侵略这一光环,这种瓜分也有了正义色彩。但是归根结底这种瓜分仍然是实力说话,所以依照实力原则,美帝就近将菲律宾、关岛、日本等一大片地盘划归自己。而这个叫它连战胜国都很勉强的法国则是恢复印度支那的支配权,也就是缅甸、老挝、越南、泰国一带。荷兰比利时也想恢复印尼,但是最后基本还是没着落,以为这俩小不点不会有一个大流氓看你一眼的。英国占据印度巴基斯坦地区,制霸中东。苏联收回库页岛,敲了罗斯福一笔竹杠,趁着日本投降了法理上不能再继续战斗的空当,劈头盖脸连打带踹地南下直取南千岛群岛一直占到今天。蒋委员长要哪里呢?这个确实很麻烦,陆地上跟自己搭边的地方基本上是没戏了,人家都拿光了,海岛呢还有一些在南海,考虑到东南亚猴子们还没独立,大国们又瞧不上那弹丸之地,我蒋公就拿了呗。美其名曰收复,实际上也没有真正行政管辖过。其实凭心而论,这个时候是中国收复琉球的绝佳机会,要知道这时候的美帝认为战后的世界格局是在东亚利用民国这种同盟国阵营的桥头堡,配合日本搭建起盗链,围堵包围苏联。但是,但是,但是他做梦也没想到中共能在把中国的天翻过来,这直接导致了美国第一层战略考量的破产,东亚的桥头堡没了,这个桥头堡变成了红色阵营跟西方的东方代理人对抗的第一线。当然,这是后话,毕竟还得等两年才能看出来,所以在刚刚结束战争的整天忙着开会谈判分赃的欢乐的几个月里,蒋公如果这个时候要了琉球,美帝也就当包袱扔给你,毕竟这个地方毫不起眼,驻军也没什么用,不驻又不太好,不如送给蒋公,而中国就直接在太平洋里楔进了一颗钉子,造福千秋。虽然蒋公出于各种或英明或愚蠢的考虑,最终没有对琉球提出要求,不过作为精于算计的中华民族的子孙,委员长还是做了一件大好事的,那就是对南海提出了诉求。(所以,不要提起委员长就是个黑,他老人家虽然打仗不行,但是也不是傻子,也是知道怎么给自己的国家民族在合适的时机争取到利益的)

不过美帝给你南海那可不是白给的,你要拿出根据来,于是乎中国的学者们忙乎起来了:秦朝的时候没什么记录,就从西汉查起,三国志记载,东吴船队到过夷洲,旁边有很多小岛,某某叫什么,今天是哪里哪里,嗯这个地方就是中国的啦。不过你用膝盖想想,这tm有什么好查的,从唐宋之后,中国海上贸易非常发达,在南洋还有建国的记录,几个小岛那还不全部标注在地图上了。不仅如此,那时候的航海图还挺精细,比如曾母暗沙这个地方有船沉过,地图上就明显标出,在一千年后,中国的后代学者们以这个为依据,将中国领土划到了曾母暗沙。(海洋法公约规定暗礁不能算岛屿,也不享有12海里领海和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如果各位看官深入了解就会发现,那压根就是个从没露出过水面的暗礁!其他的什么黄岩岛啦,东沙岛,钓鱼岛,全部都是从文献中发现,然后被划入中国版图的。并没有传承性,连续性的行政管辖历史。这一点,其实中国方面的依据还是有所不足的。这几条,也是当今东南亚国家攻击中国的一些主要说辞。

那么说了这么多,你们发现这种划法有什么问题没有?单方面的航海图怎么能证明岛屿的归属呢?难道麦哲伦画了一张世界航海图西班牙就可以统治世界?这些小岛古代都是没有官吏的,也没有总督,上面只有晒鱼的渔民,你的渔民到过,菲律宾越南渔民就没到过?不过可惜,那年月这些国家都没有独立,也不可能向美国提交抗议,于是在中国祖先详尽的航海图支持下,中国以列强的行为模式画下“九段线”。说句良心话呀,这个九段线与麦克马洪线,三八线,印巴分治是一个性质的东西——帝国主义瓜分世界的强盗逻辑。只不过当时的中国在其他四个大流氓面前,差不多是小弟的份,所以我们很难相信中国是个列强。不过如果参照换到东南亚国家,那么这一点也未尝不对,这个划法,确实有几分强盗逻辑。因为这就是战后战胜国分赃的一环,中国也只是稍稍参与了一下而已,美苏吃了肉,我们就勉为其难喝口汤吧。

那么看看现在美国的嘴脸,很难相信当初美军居然就这么同意了,或者说是默许了。想想确实够离奇,因为美国并没有预料到东南亚这一带以后会出现独立潮,一批不成熟但有野心的新生国家拜托了殖民地的列强之后想要自立门户,可以讲,美军这么做,是时代的局限性造成了战略预判出了失误,而这个失误,又被中国利用了。那么什么促使美国默许了中国的九段线诉求呢?
仔细想来,应该至少是有但不仅仅有这几条:
1中国当时是民国, 共产主义还没有夺权,在意识形态上并不是不共戴天的阵营。
2作为盟军的一方,这么大体量的国家,战后居然没有分的一块势力范围,也确实不太妥当,所以为了长远的盟友政治考量,还是要给点好处。
3东南亚一块地根本没几个国家,还是殖民地,只不过总督从日本人换成了美国人。几个岛子对于基地遍布全球的美国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而殖民地的猴子们,根本没有民族意识,也没有主权概念。
4给了中国不但自己没有损失,还能换取民国政权对于美国战后在东亚部署的配合,可以更加得心应手的围堵苏联,组建起一个依托大陆沿海,朝鲜半岛,第一岛链的防御网和铰链。

就这样,美国人拍拍脑袋,把能推演的所有可能性都推演了一遍,觉得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生意。第一没成本,第二没风险,第三盟友可靠,第四有共同利益balabala。然后岂有不同意的道理?然而,美国人唯独算错了一点,仅仅四年后,国民党政府就垮了,大陆江山一夜变色。夕日需要争取的盟友,变成了敌对阵营的急先锋桥头堡。而败退的国军也无力守住南海的岛屿,可以说,这一利益交换,全给了新生了TG做了嫁衣。美国:我真是哔了狗了

反悔么?不承认当初的决议?有点自打脸吧,不好看啊。而且台湾也会急的啊,(台湾:你tm当初说好的岛呢,怎么因为我打败了就不给我了,你这老大就这信誉?)美国人觉得亏,但又没有办法。不过加上当时的中国根本没有啥真正的海军,所以那些所谓的南海岛屿,也基本上是嘴上的领土。所以美国人把这件事情放了放,觉得兴许哪天国军就反攻大陆了呢。然后等啊等,王师还是不上岸,最后美国人明白了,蒋家人怂了,打算就蹲在这岛上了。(美国:卧槽我好心给你留的份子,你不好好守着让对面堂口的小弟抢了,我没拿你问罪让你留任观察戴罪立功你居然消极避战破坏抗战,你tm……)总之,美国已经不指望台湾了。但是又出于冷战,不太想动手动脚。而且一看这帮独立的东南亚国家开始你一个我一个占据南海岛屿,觉得兴许这是个好法子,既然小弟的场子归了对面堂口,我也就不留着这个场子肥了外人了,给这帮小子分了吧,也算不亏。所以就默许了南海诸国的蚕丝策略。

这就完了?美国以为皆大欢喜办了一件八面玲珑的事情,结果又算错了一层。21世纪的今天,TG的海军实力已经可以强到开始打南海的主意了,而美国当年又没有第一时间否认掉这一势力范围划分,加上台湾国府相当给力,一直在强调民国对南海岛屿的主权。这给了中国跟美国针尖对麦芒的底气,毕竟,你自己说过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而美国发觉东南亚诸国根本无力抗衡TG的军舰的时候,南海这锅水,又煮沸了。所以我们看到的什么菲律宾提交国家法庭仲裁,美军强闯南海,中美军舰对峙,J11拦截美军侦察机等消息,都是这个国际政治大背景下的一个个小插曲,而最终这个曲子往哪个调子上走,目前谁也没底。

这也就是南海诸猴的愤怒与无奈。与他们同病相怜的还有阿根廷。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大陆架原则的说法,马岛主权是倾向于阿根廷的,因为马岛就在阿根廷的大陆架自然延伸上。可惜,事实再一次说明,规则抗不过大炮,特别是五大流氓的大炮,日落帝国照样教阿根廷做人。南海的形势也差不多。有意思的是中国的海洋权益诉求是秉承双重标准的,这个很有意思,具体到在南海,中国坚持历史观,坚持利用历史文献和典籍作为参考,配合现有国际秩序判定岛屿归属。而在东海,中国则固执地坚持海洋法大陆架原则,因为钓鱼岛就在东海大陆架的延伸板块上。而如果按照大陆架原则,不仅西沙南沙归属越南,甚至中沙也是越南的,这是不可接受的。另外如果按照历史观划分东海,由于冲绳已经是日本领土,那么日本中间线原则就是成立的。而如果中间线原则套用到南海,中国的南海,要直接被腰斩。所以中国的双重标准恰恰是大国意志的典型体现,中国的实力已经上升到列强的范畴,这是我们不愿承认但已经在国际上实际得到了认可的一点。我们可以不接受这一指控,但是我们的行动,确确实实要按照这个纲领来,以为国家谋求最大化的利益。

一番口舌之后,相信你大概应该了解南海的前因后果,也就应该知道在南海问题上中国如何才能争取最大利益。基本急速依靠执法力量(海警船)为前锋,军事力量为后盾(军舰压阵),配合民间力量的渗透(渔船抱团渗透)和基础设施(机场港口码头哨所基地)的建设,一点点蚕食掉被菲越等国侵占的岛礁,这个速度可以调整,以避免太过激烈引起冲突,但是是决不能回头的,目前来看这种挤压战略是最好的办法。当中国军舰封锁越南占领岛礁的时候,胜利就偏向中方了。当然,美国一定会长期搅局,顶住压力,跟他周旋,直到达到目的。

以上。
推荐参考资料,解析中国南海九段线的前世今生 =========================================================
好久前的帖子被赞多了说一句。这是在天涯之前看到的文章。视频链接现在还是可以看的~

南海问题作为大陆人跟大家是一样的心态。这篇文章大家作为一方观点看一下就好~


在Youtube上看到这个视频,感到这个中国记者很有水平,下面的评论也很有趣,第一个评论给出了个完整的南海争端的历史来源。(英文的)转贴过来大家看看。
youtube.com/watch?
  chiupo lini 4 months ago (edited)
  译文:
  在网上似乎对中国在中国南海的领土主张有很多误解。一个最经常看到的是中国对南海的主张来说是太远了。当这个话题在近几年开始升温时,这种论调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新闻内容的人的一种本能反应,。但当我在网上与其他人关于这个话题进行讨论时,我进行了研究后,接触到了真实的历史事实后,这改变了我的对此事的观点。

  人可能会有很多方法去拥有自己的财产。一种方式是他从他的父母,他的父母从他的爷爷奶奶继承下来的。类似的原则也适用于国家。

  中国是一个古老的国家,它虽被入侵过,但从来没有被西方列强殖民过。但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却被殖民过,他们只在二战后获得独立。因此,他们的国际地位是由他们的殖民地宗主国定义。在这个意义上说什么的领土权都必须追溯到他们以前的殖民地宗主国的曾经声称过或拥有过的继承。由于文莱和印度尼西亚的说法是微不足道的,我将只集中于主要竞争者,即越南,菲律宾,以及在一定程度上对比马来西亚和中国在历史上的领土要求。

  以下是通过我的研究整理的中国对中国南海的领土要求的事实根据,其中有一些是中国南海争议发生之前的史书上记载的摘要。如果你愿意做一些研究的话,这些资料大多数能在互联网上找到。虽然我不能说这些都是全部的事实,他们至少在内容上比一些在互联网上提出的论点,或所谓的“论坛”要丰富得多。如果你认为你是拥有一个开放的心态那就试着去阅读一下这些资料。不管你同意不中国的立场,但它的确表明,中国南海问题不是一个由中国新发明的,但,采用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15年6月1日与年轻的东南亚领导人会谈上的一句话:“也许(指中国的)一些诉求是合理合法的”-

  中国的渔民们从至少自宋代1000多年以前就把中国南海用作渔场,并在捕鱼季节定期把这些岛屿作为基地,这些都被史书记载下来了。截止到目前许多在中国南海较大的岛屿还留有由以前渔民建造起来乞求好运的古老中国寺庙。其间还有一本1405年出版的叫Kan Lo Chi (更路志)的书记录了所有基于上百代人编译记录的南海上的珊瑚岛,沙洲和暗礁的位置引导着中国渔民的在此领域中的航行一直到今天才被GPS替换使用。这说明了中国渔民把中国南海用作传统作业渔场是多么普通平常的事。这当然不排除其他土地上的渔民也在南海捕捞尽管可能不是像中国人那样广泛地使用。

  然而到了明代在15世纪(即西班牙入侵菲律宾之前),在中国南海周边所有的土地的那时候是要么是没有开发,要么都是中国的诸侯国如越南,暹罗(也就是今天的泰国),和马六甲。中国在中国南海的海军控制也开始在这一时期。有一段时间,明朝永乐皇帝,甚至任命了一个华侨领袖名叫许柴佬(Ko Cha-lao )的人为吕宋(今天的菲律宾)总督。 许柴佬总督于1405年在海军大将军郑和史诗般的海上航行期间统治统治菲律宾虽然他的治理是短命的,永乐皇帝死后,明朝庭对那片土地不再感兴趣。一些中国南海岛屿仍然遍地遗留着明朝海军领土界石石碑。讽刺的是随后时间里继承这里统治的是中国海盗,他们与日本海盗一起合作猖獗地骚扰中国沿海从而在引来了明朝海军重来控制该地区。

  在1844年,1867年和1889年的英国派遣远征部队随后是德国远征军在1883年也来到该区调查中国南海但他们都遭到了清政府的强烈抗议。

  在19世纪后期,法国和中国为争夺印度支那爆发了中法战争。其结果是中国同意割让越南(那时仍是中国的诸侯国),随后法国成为越南的宗主。 1887年中法条约确定了中国和越南的边界但是其中并没有把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划入越南领土。

  中法条约后不久,在越南的法国殖民政府基于在历史上越南渔民也曾在这些岛屿滞留过的理由提出了对西沙群岛的领土要求。清政府对付这种无理要求是,1909年5月广东省清提督李准以3艘全副武装的战舰的带领下的一只舰队,对中国南海所有岛屿及西沙群岛的珊瑚礁等进行了一次官方调查,递交了清廷一份报告并附上进一步开发岛屿资源8项提议。他的建议得到批准。然而在实施前清朝于1911年倒台,而1911年后,中华民国通过发放包括开采鸟粪等资源的许可证继续管理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李准的科考和调查记录把中国南海的诸岛屿正式划为中国领土后,当时的法国总理阿里斯蒂德·白里安在1921年5月21日表明中国的西沙群岛主权是毫无争议的:参考书《Security Flashpoints: Oil, Islands, Sea Access and Military Confrontation 》-弗吉尼亚大学,中心海洋法律和政策主编迈伦Nordquist和约翰·摩尔编辑。

  在二战早期,由于日本对印度支那的英国和法国殖民地的威胁,法国人在1931和随后的1933年登陆了西沙(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斯普拉特利),以阻止日军使用它们作为对越南的前哨。中国政府提出抗议,并两次都保留其权利,期间由于内战和日本侵略在其他方面无力采取行动。但在1939年日本赶出了法国吞并可这两个岛群作为自己的殖民地,他们改名Shinnam Gunto(新南群岛),并纳入他们的台湾当局(这是当时日本统治)下。当法国提出抗议,日本表示,他们正在与中国开战,所以他们可以吞并中国的领土,

  请注意,在1939年,菲律宾仍然是美国的殖民地。而马来西亚是在英国统治下。直到1941年12月日本并没有与美国和英国发生任何战事。日本占领了这些岛屿而这些岛屿如果是像他们今天所宣称的是菲律宾和马来西亚(或文莱)的领土的话,美国和英国在1939年肯定会对日宣战的,但他们甚至没有提出任何抗议的话。这充分证明了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的所谓“领土继承”理论完全站不住脚。

  日本战败并无条件投降,1945年后,投降的日本于1945年9月签署了波茨坦条约。归还所有从中国抢走的岛屿。

  在十月和1946年11月中国的国民政府收回了中国南海诸岛(与美国海军的帮助下),并重申其主权的岛屿(包括目前菲律宾声称是他们的岛屿),法国试图夺取中国的伍迪岛(在西沙群岛最大的岛屿),但失败了,此后再没有提出的任何领土要求。在1947年的全面调查后,中华民国(ROC),然后重命名这些岛屿,并在1948年2月发行了被称为“南中国海岛屿位置图”和与周围的中国南海11虚线作为中国领海的官方地图。对此从没有任何国家提出异议。

  此外,在1947年的科利尔Collier的世界地图和地名录包括兰德麦克纳利Rand McNally 的地图“Popular Map of China, French Indochina, Siam and Korea ”《中国,属印度支那,暹罗和韩国地区流行地图》。该地图明确标明西沙群岛(一个现在越南宣称是其领土)是中国领土(这些岛屿括号里都含中国字样),并在南沙群岛组中的所有其他岛屿(现在有些人声称是菲律宾的)以中国名字标明,而没有被标记为菲律宾的领土。请记住,这个美国的地图是在1947年出版的,其目的就是为了反映该地区二战后的领土,那就非常奇怪了,事实上如果这些岛屿真的是所谓菲律宾的“传统”领土的一部分,Rand McNally 兰德麦克纳利怎会忽略任何对那些岛屿索求吗?这还是在1946年马尼拉条约签署,菲律宾从美国获得独立的前一年。兰德麦克纳利是在美国一家最完善可信的地图商家。虽然它当时出版地图还没有定论,但它准确的反映了世界在二战不久后如何看待中国南海的。

  1948年中国的(PRC)中华人民共和国接任中华民国政府,并迫使中华民国政府逃往台湾。在1951年举行的旧金山会议的时候,因为有争论到底哪个政府代表中国的问题。所以无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还是中华民国都没有被邀出席。当时,当时的中国总理兼外长周恩来发表了反对旧金山会议和警告与会者的声明,中国重申无论与会结果如何,中国都拥有南海岛屿主权。越南(当时仍在法国政府)确实基于以前法国占领的基础上中提出了领土要求。但在最后旧金山条约只包括其日本放弃对这些岛屿拥有权没有说明他们的归属问题,因此隐含拒绝了法国殖民地越南的主张。

  1953年中国签订友好协商与越南(在反法殖民斗争中胡志明领导下的越盟),并主动割让给部分北部湾包括一个岛屿现在被称为白龙尾(当时生活在那个岛上的中国渔民被告知他们将成为越南人)。同年中国还修订了原来的11虚线改为9段线删去了北部湾的海湾线以示友好。#p#分页标题#e#

  奠边府战役后和越盟打败了法国殖民者,1954年日内瓦公约后,越南正式分为北越和南越。

  在1958年9月4日,中国宣布其领海的宽度应为12海里,而这种应用到其所有领土。宣言包括它清楚地描绘海上边界和海上地区包括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地图。

  北越9月6日在NHAN丹报纸的头版上的公布了宣言。

  然后在1958年9月14日,北越总理范文同写了外交照会给周恩来总理其中指出:“我们想明确告知您的是,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注意到并支持中国人民共和国1958年9月4日对中国领海的声明,越南民主共和国政府尊重这项决定,并直接指示相关的政府机构所有海上与中国人民共和国互动时绝对尊重在所有12海里领海内的中国海域。向你们至于诚挚问候。“

  该外交照会刊登于官方NHAN丹本报1958年9月22日。

  1946年独立的菲律宾,对此也并不反对1948年中国公布的11段虚线声明以及对随后的1958年9月4日的声明也没有质疑。其实都是一点也不奇怪的,菲律宾的领土范围(包括其领海)是当西班牙以US $ 20,000,000出售菲律宾和其他海外拥有权给美国时签订的1898年的美西巴黎条约第三条规定的。这是当在1946年美国批准马尼拉条约菲律宾获得独立时,任何人谁在乎去看第三条就会发现,同一地区领土的海洋边界线不包括任何中国在南海宣称的中国岛屿/环礁。菲律宾独立前的另外其他两条约,即1900签署的割让条约(涉及卡加延,苏禄和Sibutu的领土)和1930年的边界条约(其中分隔北婆罗洲和菲律宾之间的边界)没影响到中国声称的所有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

  1971年马科斯菲律宾总统宣布超过53岛屿为申索斯普拉特利群岛的一部分,并事先将它们命名为的卡拉延群岛据称无主地(在那之前该群岛被是由一个菲律宾怪胎叫Tomas Cloma 托马斯声明这是他自己独立的王国)。 RoC中华民国在1971年7月12日立即向马尼拉发出外交照会抗议,抗议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支持既使两边还在处在敌意中。同时,南越也发出了自己的抗议:见书:Marwyn Marwyn塞缪尔在1982年发表的《中国南海竞争》一书。 总统马科斯在1974年从托马斯Tomas Cloma(将他囚禁了数个月后)强制以一个比索的价钱购买了所谓的“自由领地”(即卡拉延群岛),1978年6月11日,马科斯颁布 1596号总统令吞并了Kalayaan Island卡拉延岛作为巴拉望省下的直辖市,并派发人上最大的岛屿上居住。在国际背景下,马可的总统令并没有法律依据并没有被中国或越南的认可,岛屿仍然存在争议。

  1974年,中国和越南南方闯入军事冲突西沙群岛。中国以决定性的胜利结束了这场争端。后越南南方于1975年于北越吞并,但是,越南和中国却翻脸了,因为前者试图在所有印度支那地区扩大其影响力,为寻求苏联的帮助站在了苏联一边,而当时中苏两国正发生着严重的边境冲突。

  1979年中越战争爆发了。从那时起,越南又回到自己的立场,并吞并了中国南海一些岛屿。 1988年中越为南沙群岛又发生了小型海上战争,期间中国有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然而,如今越南已经获得了从它占领了海域所产生超过十亿桶石油的利润。中国甚至还没有从中国占据的区域建立任何油井以免在此区域加剧紧张局势。

  马来西亚于1979年吞并了6个岛礁,它从英国独立22年以来从没有任何人给他们传递过中国南海的任何此类岛屿岛礁。而它现在占据的这些岛屿,礁和环礁已经提高到14个。

  文莱声称只是对南通礁提出了领土主张,这也是马来西亚和中国同时主张的。

  因此,它可以清楚地看出,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和文莱的领土主张都是最近才发生的。二战之后和之前的20世纪70年代,没有人质疑中国在中国南海的岛屿的主张。和二战前,只有法国和日本提出过,但从那后他们没有再有异议。

  许多人声称中国应受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约束。但是任何人实际上真的去读一读它的规定就会发现,它是海洋法律,旨在解决公海资源寻求中的起的争端。它不决定的主权问题,特别不是什么针对解决海洋的领土和专属经济区进行测量的“基线”问题的争端。

  在1996年中国签署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任何时候,明确声明其加入是为其在中国南海岛屿以及钓鱼岛的主权。这也不是众多成员国中唯一也提出了自己的类似声明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是因此布满了比规则更多的例外。

  2006年中国针对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298条发出了进一步的声明,声明指出该法管辖下成立的法庭的所有法律仲裁应排除任何与中国有关的争议争端的仲裁。这不是什么特殊例子,因为有类似全部或部分排除国际法庭管辖要求的国家可以列出一个长长的清单包括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厄瓜多尔等。

  然而似乎海洋法公约目前正被一些国家在滥用,用来把领海扩展侵吞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还没有建立专属经济区的概念之前不属于他们的领土的行为合法化。他们忘记了专属经济区并不是领土主权的延伸,而是基于规范其原有的主权,对此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没有提供答案。因此,和平的工具已经被扭曲成侵略的合理化。

  自世纪之交中国已扩大邀请超过中国南海有争端各方之间的会谈。但由于美国的干涉,争议方之间的任何谈话都是不可能的。然而讽刺的是,美国甚至还没有批准加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因为其“大陆架延伸”领土主张使阿拉斯加外围的石油勘探数需要转换千亿美元的专利使用费,对此不符合美方利益,。

  因此,当美国要求中国依照国际法(其中许多在网上支持)解决的中国南海争端,然而大家都不明白美国正在谈论的是哪一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国际法?(目前的法既不适用于确定主权问题,而美国本身又不批准),或美国自制的根据殖民列强提出的“海洋的习惯法”规定的国际法,而中国对此从来没有认可。

  在没有任何适用法律,这个问题只能通过武力或双边谈话解决。中国和马来西亚更倾向于后者。越南似乎有利于前者,因为它不断在中国南海从事岛礁建设了几十年。菲律宾人?我不太清楚,因为它坚持任何谈判必须包括其美国的军事保护或基于甚至不适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法律。

转自天涯,侵删。 =========================================================
美国军队打算对南沙群岛进行所谓的“航行自由宣示”的消息,在中国政策圈、学术界和民间都引起了不少的讨论和争议。在网络上,“强硬反击”的意见占据了主流。

10月17日北京香山论坛,中央军委副主席范长龙在发言中提到“即使在涉及领土主权的问题上,中国也决不轻言诉诸武力”,引起一些网民的反对声。


“强硬派”认为,美军宣示“航行自由”进入中国南沙领海,是对中国主权的挑战,是对中国核心利益的侵犯,因此必须予以强硬回应,甚至不惜一战。

“强硬派”主张反击“美国侵犯”的心态可以理解,但在美军的“航行自由”将具体侵犯中国的哪些权益这一核心问题上,他们语焉不详、认识模糊。

一种极为普遍的看法认为美军“航行自由”将侵入中国南沙领海。但实际上,中国政府还未公布在南沙的领海基线。我们已经公布了中国大陆、钓鱼岛和西沙群岛的领海基线,但并未向世界说明我们在南沙群岛的领土、领海和领空的具体内容和范围。

中国用“九段线”提出在南海的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主张,但如何用符合当前国际法的方式阐释这些主张,是一个不小的难题。例如,针对目前南沙扩建中的七个岛礁这一国际焦点问题,中国政府既未承认也未否认这些岛礁拥有12海里领海权。

中国政府之所以在南沙权益主张上模棱两可,是因为这些主张涉及复杂的外交、军事、战略与国际法问题。这里的最大关键是如何让《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创造性地为我所用,最大程度地在有理有利有节的情况下扩大我们的领土主权与海洋权益。

但这并不容易。例如,目前扩建中的七个南沙岛礁之中,中国从未明确这些岛礁拥有什么样的领海与领空。这一“战略模糊”给中国的南海政策预留了空间和灵活性,并可以为逐步发展更合理有效的南海战略争取时间。

但现在,中国舆论界“强硬派”对美军“航行自由”的强烈反应,正在加大中国维持“战略模糊”的难度。

“强硬派”似乎没有兴趣了解南海问题的复杂性(特别是国际法层面和中国与东盟国家外交关系层面的复杂性),因此对中国外交在这一问题上的谨慎斟酌缺乏足够理解。

更重要的是,“强硬派”的反应似乎正中美国之下怀,因为美国宣示“航行自由”的一个初衷就是要让中国在南海的权益主张清晰化。中国军方一旦强硬反击,外交部将跟进解释,美国与菲律宾、越南等国家必然会对这些解释寻根究底、寻找破绽,届时中国将面临又一轮的南海问题国际舆论战。目前,我们在国际舆论战上——特别是涉及国际法的舆论战上——往往并不占上风。

反对国际通行的“无害通过”原则似乎也与中国最近的军事作为不符:9月初,中国海军舰队被认为通过了美国阿留申群岛12海里海域,美国基于“无害通过”原则认为这是中国应有的权利。

除此之外,中国还得面对来自越南等国的抗议。目前,越南实际控制着南沙群岛的鬼喊礁、景宏岛与东礁,而鬼喊礁、景宏岛与中国三个扩建中“岩礁”之一的赤瓜礁相距在12海里以内,东礁与另一“岩礁”华阳礁相距也不过12海里。中国若宣布“岩礁”12海里领海,越南必将抗议。如此,南海问题将继续消耗中国外交的精力。

中国政府此时需要考虑的是:南海问题持续成为国际热点并成为中国外交重心,是否符合中国外交的整体布局与全盘利益考虑?


可见,中国强力反击美军“航行自由”涉及的并不只是把美国军舰军机驱离岛礁12海里这样一个单一的战术问题,它的连带效应是将同时给中国外交提出是否要把南海权益主张明晰化的政策问题,而这一问题关系到中国整体的南海战略。中国的政策取舍必须权衡考虑强力反击与主张明晰化的各种利弊、效应与后果。

当然,权益主张明晰化自有其好处。明晰化将有利于中国与其他国家开展更有针对性的主权与海洋权益谈判。但明晰化,特别是基于《公约》基础上的明晰化,可能迫使中国放弃“九段线”框架下的某些权益,特别是“九段线”范围内的相关水域。如果明晰化是未来的方向,中国政府必须找出如何创造性地让《公约》为我所用、将我们的权益主张最大化的方法。这既需要高超的战略思维,也需要相关国际法的熟练应用。

但“战略模糊”也有其好处。解决南海问题的时间毕竟在中国这边。除非我们犯下重大战略错误,中国复兴意味着南海地区的实力对比只会向中国倾斜,未来我们在南海权益谈判上将占据越来越有利的位置。而其他国家(包括美国)之所以急于迫使中国现在就明确主张并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就是怕未来一个越发强大的中国会在扩大海洋权益主张上占据越发有利的形势,从而越发挤压它们自己的主张。

中国南海主张的模糊与明晰之间的政策取舍,本来并不存在。只是由于中国岛礁扩建速度与规模惊人,美军要宣示“航行自由”,而我们不少义愤填膺之士要予以痛击,这才给逼出来了。

如果中国政府决定强力应对,那么就要做好南海主张明晰化以及新一轮南海斗争的准备。如果还没有做好明晰化的充分准备,那么有理有节的适度回应是妥当的。

在上周的专栏中,我提出,如果美军进行的是常态“航行自由”宣示,而非欺压中国的“炮舰外交”,不妨在严密监视美军行动的情况下应用“无害通过”原则,同时在国际舆论上暴露美国只针对中国而绕过更早进行岛礁扩建的越南、菲律宾等国的双重标准。这可使中国避免现在就要澄清南沙领海范围的政策难题,为将来在更加成熟的条件下公布领海基线争取时间。美国也将因此而无法达到让中国澄清南海主权与海洋权益主张的目的。

让美军“无害通过”南海并不意味着我们失去了对相关海域的控制权,就像中国舰队通过美国阿留申群岛,并不意味着美国失去了对该片海域控制权一样。


如果美军缺乏克制反复进行“航行自由”宣示,甚至逐步加大军事挑衅的意味,情况又自不同。此类非常态的“航行自由”宣示意味着南海军事化的常态化,中国因此有充分的理由加快岛礁军事设施的建设。

同时,中国还需要超越非军事化条件下的“无害通过”原则而建立新的安全政策原则。有学者指出此时中国应划定禁止外国军舰进入的新安全区域。新加坡国立大学知名的国际法专家罗伯特·贝克曼教授曾提议划出1-3海里(约1900-5600米)的安全区,以避免海上军事事故的发生。与此同时,在此安全区以外,符合《公约》要求的“无害通过”原则仍应适用。

我认为此类提议值得考虑。这样的安全区是权宜之计,是在目前中国还没有决定何时以及如何公布南海领海基线与相关海洋权益具体主张的情况下的临时规制。它并不意味着放弃相关权益主张,也不是战略退缩。相反,它是一种实用理性的体现,是当前外交形势的要求。

而且,“安全区”的概念《公约》早已有之(如“低潮高地”拥有500米安全区),并非违反国际法,也并非另起炉灶。建立新的安全区规制只不过是对《公约》在当前南海的复杂形势下的一种创造性应用而已。而这种创造性地为我所用正是中国南海战略的应有之义。

当然,创造性地应用《公约》意味着我们重视国际法在处理南海争端中的作用。如果我们不在乎国际法的规范功能,无所谓其他国家与国际社会的反应,轻视外交战略的作用,那么剩下的就是用实力说话。这似乎正是某些强硬派人士的呼声。中国现在有实力,强硬派因此底气十足。

但如果我们的外交政策只剩下实力这一工具,只会盲目强硬,这岂不与“霸道”相差无几?南海问题涉及物质实力、政治外交、国际法等多层次的战略问题,需要多管齐下。不管是实力还是国际法,单一粗暴的策略都不是好策略。 =========================================================

争端的开始啊,大概是美国在冷战时期于南海建立了军事基地与苏联对抗。然后南海诸国在其影响下心开始大了。

解决方法啊。其实中美已经想好解决方法了。

你看看最近新闻出得多么好玩。

1、 习大大访问美国之前,中美之间南海摩擦虽然大但是美国还没有叫嚣到要进入我国岛屿12海里以内。

2、 习大大访美之后突然就这么喊了,你觉得可能么?在我们跟美国几大巨头签了N个合约,互相赚了对方很多很多钱的情况下?奥巴马又不是傻X,此时惹中国不爽,不等中国。和中国有合作的各大财阀们第一个就让游说公司的口水淹没他。而且美国国会刚刚通过的军费预算,但据说奥巴马要否掉。

3、 此时的时机多么微妙啊,美国国会刚刚通过军费预算,但据说总统那边要否掉。美军如果不制造点危机让上头看到这个预算的必要性,美军怎么要钱?中国是现在美军向上头要钱的不二法则。香山会议前我国在南海立了两个灯塔。然后范将军对外说:我国的建设速度太快吓着你们了。安心安心,这个灯塔是民用的,是为了保证你们海上航行安全的。我们可好说话了,哪怕涉及到领海问题我们也不会轻易的对外放话说要述诸武力。

4、 但是话刚说完,美国就放话说要派军舰集结进入我国领海了。加上之前范将军的话,我国国民出海抗击美帝捍卫国家主权的声音立刻成为鼎沸之势。海军兔登上崭新的军舰“迫不得已”“被逼无奈”到南海与美军展开对持。然后海军一看觉得哎呀,这军舰不够用啦。在下个三四条来填肚子。

5、 此时我们就对外说:南海岛礁建设本意为民用设施,但如今某些霸权主义国家利用自身海上霸权意欲侵犯我国领海领空。危害南海海上航行安全,我海军兔是被逼无奈才去南海巡逻的。为了改善这些可怜的海军兔的生活,我们在岛上建立了一些设施来保障海军兔能吃饱穿暖有蔬菜吃。我们都是被逼的!

6、 看,这一出戏唱完了。

7、 想当年东海防空识别区划出来的时候,美帝也叫嚣着我们不承认!!然后飞机要飞入识别区之内。最后发现距离那条线一米的地方慢慢飞,以实际行动帮我们在东海的天空中划出了防空识别区。

8、 现在这个也不外如是,美帝真的敢进来么?顶多12.1海里绕一圈。然后我军舰按照国际惯例尾随罢了。

9、 中美之间可是有海上相遇机制的,外围的那些猴子们顶多也就是被兔鹰耍着玩。美国是一个金钱至上的国家,在中美之间的贸易额到现如今的情况下,一句话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美国人不能离开中国制造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而中国人也离不开微软、苹果和波音飞机。南海周边所有国家与美国的贸易额加起来都没有中国和美国的多。你说美国怎么选。美军?第七舰队?要知道这一切的基础是钱。和中国搞僵了,去哪借钱养美军、造军舰啊。

=========================================================
缘由太长,只讲出路:
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成为超级大国是唯一的出路 =========================================================
发完此贴,我也该收拾心情努力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我对南海问题的发展比较乐观,因为中国和菲律宾彼此都没有完全撕破脸面在斗,台面上的问题只有领土问题,台面下经贸文化之间的往来仍然频繁。最近南海问题的报道铺天盖地,但是三则关于中菲关系的新闻其实也值得关注。

对于南海问题,我的态度比较矛盾。

一方面,很多岛礁确实不符合海洋公约的标准,确实有理亏的地方。不过,这是一笔烂账,因为公约规定不追溯历史遗留,而原本应该比较单纯的法律问题也参杂了中美互斗这样的政治问题。

另一方面,我相信很多国人和我一样,“看到祖国能耍流氓,我也就放心了”。说句难听的话,国际社会事实上达尔文法则横行,大流氓有耍大流氓的权力,小流氓有耍小流氓的权力,就是阿Q也要去欺负尼姑。相比最近印度对尼泊尔的制裁,中国对菲律宾的态度应该称得上是克制的,一心一意和菲律宾打嘴仗,我没听说菲律宾抱怨被制裁,也没听说暗地里受到什么压力。我希望这样的做法能维持。

新闻摘录如下。

菲律宾巴亚尼翰国家民族舞蹈团在北京演出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吴晶、马琪尔):3日,菲律宾巴亚尼翰国家民族舞蹈团访华演出在北京世纪剧院举行。该演出是中菲建交40周年系列纪念活动之一。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白天、菲律宾驻华大使巴西里奥女士出席了活动。

巴西里奥在致辞中表示,对文化和艺术的共同热爱加深了中国和菲律宾两国的传统友好往来。希望菲中文化交流能进一步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让两国人民对彼此有更深入的了解。她说,巴亚尼翰的此次表演是回馈此前中国艺术团在菲律宾的演出,是菲中定期文化交流的组成部分。

演出结束后,中国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白天在接受采访时表 示,文化是沟通国家和民族之间的桥梁,此次活动成功地增进了两国人民的了解和友谊。他说,巴亚尼翰舞蹈团用投入、出色和专业的表演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 舞蹈团把菲律宾最好的舞蹈艺术带给了中国观众,他们确实反映了菲律宾民族舞蹈的最高水平。



演出结尾,舞蹈团演唱了中国经典曲目《茉莉花》,标准的 发音和专业的唱腔赢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菲律宾巴亚尼翰国家民族舞蹈团是菲律宾国宝级舞蹈团。成立于1956年,曾在菲律宾国内外多次获奖。至今共进行了 14次世界巡演,足迹遍布六大洲。曾在中国的北京、上海、南京、厦门和广州演出。


不看不知道,原来中菲建交已经40周年了。


U16亚青赛:国青6年首输球 爆冷不敌菲律宾

2015第4届男篮亚青赛在印度尼西亚开打,小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U16国青男篮爆冷72-78不敌菲律宾队,止步5连胜,但国青队仍以小组第一晋级8强。值得一提的是,这也是国青队自2009年首届比赛参赛以来的首次输球。


中国西电中标菲律宾电网1428万美元变电站扩建项目
大智慧阿思达克通讯社10月17日讯,国务院国资委网站发布,中国西电13日成功中标菲律宾国家电网公司(NGCP) Las Pinas变电站230kV GIS成套扩建项目,项目总金额约1428万美金(按当前汇率计算,合约人民币8747万元)。

  Las Pinas变电站230kV GIS扩建项目是自2009年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入股菲国网并成立NGCP后,第一个GIS成套交钥匙工程,因此竞争极其激烈。中国西电凭借技术、工程总包、服务等多方面优势,获得了业主的认可,最终赢得了该项目。

  菲律宾Las Pinas变电站GIS扩建项目的中标,填补了中国西电在菲律宾电力市场上230kV等级GIS产品及变电站成套交钥匙工程的空白,不仅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也为后续参与竞争菲律宾市场的GIS项目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p#分页标题#e#
好多人都认为我朝争夺南海为了石油,放佛南海没有了石油,我们就不会争夺一样。南海石油储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玄乎,如果真是200亿吨石油,可开采按50%,周期100年,一桶70美元算,200×50%×6×70÷100=420亿美元。420亿美元对小国来说是天文数字,对大国而言,作用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而且这还是市场价值,还不是利润。
╮(╯▽╰)╭

南海争端的缘由很简单,我说这是我的,你说这是你的,划分有矛盾,就这么回事儿。南海以前是没有争端的,国党划南海的时候,东南亚还没有独立,划界当然没有争端。但是争端加剧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现在我朝崛起,走向海洋是必然的,这种大背景下,和东南亚国家的争端也是必然的,矛盾加深乃至战争都是很有可能的,倘若没有争端,那才是奇迹。

我朝自诩为伟大的东方国家,闭关锁国的时候,自我一体,但是联系世界,肯定要向西去。80年之前,我朝是内向型的国家,政经商文,都是大陆性质,向西去无非是苏东集团,中苏关系破裂之后,又自闭为一个集团,所以这时候看我们的海洋利益,实在是少得可怜,为了南海大打出手实乃不智之举。而80年代之后,我朝开始走向世界,说白了就是走向西方世界,以西为师,向西靠拢。具体是靠拢谁?西方最强三个经济体,美日欧,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是次要对象,而联系的载体海洋远比陆地有优势。现在亚非拉第三世界发展很快,尤其是东盟和印度,和他们通过海洋联系是必然的也是必需的。

我们现在向西去,第一站是南海,我们的眼光都在那儿,焦点却在石油上,过分的关注会迷茫,因为我们不会止步在这儿。取得南海之后,下一站就是马六甲、巽他海峡,再下一站就是印度洋,到了印度洋,世界任你去。南海周边国家为了南海,都是为了小利,而我们则是为了出路,胡萝卜加大棒、恩威并施,没多长时间就够了,稍微麻烦的是美日两根搅屎棍。但是话说回来,如果南海都拿不到,被美国封锁在东南亚一带,实在是大国崛起史上的笑话。

现在南海就是个开胃小菜,和美日印争夺马六甲才是正菜的开始,和美印在印度洋上划界才是真正的血雨腥风。
=========================================================
缘由:南海存在重大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
政治方面,南海是中国出入海重要通道,也是世界范围战略重要通道,具有重大战略地位。
经济方面,南海在海洋资源,石油天然气等重要能源方面储备丰厚,可开发前景较大,仅次于地中海和墨西哥湾。

出路:这个大方向由国家掌握。个人拙见:大政方针以稳定发展为主,不排除经贸摩擦甚至局部战争。
南海有多方势力存在,平衡很重要。早些年,地区大国中国的“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理念”与美国的战略重心在海湾不谋而合,其他势力兴不起大风浪,南海局势稳定。目前,美国战略重心东移,东盟各国趋炎附势,由原来偷偷摸摸蚕食鲸吞南海诸岛转变为明目张胆侵占我主权领土,地区平衡自然被打破。如想形成新的平衡,中国必须转变观念,形成新的指导方针。
各方利益:中国,不能侵占我主权等
美国,保证美国在南海自由等
越、菲、马等东盟,南海经济利益等
日、印,政治影响等 =========================================================
原由:1、作为菲律宾来说,南海是一块肥肉,从地图上我们可以看到菲律宾本身的国土面积并不大,资源并不充足,主要依赖其傍海的优势,开发海洋,而其西海岸线几乎完全毗邻南海,若他是一条狗,那没有守着骨头不啃的道理。况且现在国际能源局势愈加紧张,谁掌握了能源,谁就掌握了新世纪呀!最关键是他的老大美国背后跟他说了,你就去抢吧,我保证你在南海免遭攻击,就算出了事儿,也有我顶着……因此更加肆无忌惮……那么我们来看看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做
2、美国是世界第一能源消费大国,中东两场战争以及现在纷乱的局势非常不利于其国内庞大的能源消费,此种局面下当然要另谋出路…碰巧南海争端显现,你说你是愿意这么块肥肉落入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中国手中呢?还是落入与自己颇有渊源的忠实盟友手中呢?而且自从越南这个靠不住的主动投向美帝怀抱之后,美国在亚太地区与日本、韩国、越南、菲律宾、马来、新加坡等国合围中国之势似乎已然形成,并且试图借这种政治上的半包围之势进一步给中国在其他经济、政治问题上施加压力,以图巩固其霸主地位。所以这样看来,南海问题显然是形成这一意图的最佳突破口。
出路: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可以理解政府不想开战的意图,在“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的时候,贸然出兵,霸气外露确实不合时宜,军事力量应作为一种威胁,让其知难而退……但吕宋小儿若执意挑衅,那么关键时刻忍无可忍则无需再忍,中国海军虽然不亢但也不卑,保护主权,不容置疑! =========================================================
稍微有点街头经验的都知道,那些整天嚷嚷着"别他妈惹我,老子真的会打人"的,都是怂逼,无一例外。而那些众人皆知手狠心黑的,哪怕再说"我这人脾气好,没事绝不先动手"的,也不会有人真敢去试试。而且往往当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是在准备打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