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ding ...

大陆年轻一代对台湾的印象越来越消极,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2016-05-08 12:07

大陆年轻一代对台湾的印象越来越消极,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
95年,小时候,台湾对于我的意义,是听到《乡愁》,听到“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这样的歌曲会鼻酸,会哭,会心疼的感觉,是真的在从小到大的教育中把对岸当成我们一母同胞的兄弟。



然而有一天,



我之前说过我有带过一帮台湾交流生。其中有一位叫江明的,跟我玩的很好。他很理智也很友善,对大陆抱有一种最起码的尊敬态度。
在台湾的时候他和同学的交流用Line,
到了大陆也会用Line和同学联系,在Line的朋友圈发布一些学校的风土人情。


有一天,他在Line上发了个动态,夸我长的漂亮。



你们大概想象不出来,他的台湾同学们都是怎么辱骂我的。
各种肮脏的语言,各种下流的话,
从贬低我的长相,到诅咒我污蔑我给我泼脏水。



我无意间看到,愣了很久,如果说没素质,那大概是我见过最没素质的一群人。
而且,我对于他们唯一的“错处”,就是我是大陆人。
江明有很耐心的给他们回复说你们不要这么骂西西,她是我的朋友,她在大陆很照顾我。


并没有什么卵用。


后来江明有跟我详细的解释过,那些他的同学真的不是坏人,只是偏见很深。



那是我第一次,正儿八经和台湾的年轻一辈的人接触。
恶心。



这件事我一直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我是一个不赞同地域歧视的人,任何地区的人都有理智的糊涂的形形色色的人,我也在拼命劝说自己,台湾也确实有江明这样聊的来,很理智的人啊,不要以偏概全。



但是,我真的没办法再像小时候那样对他们有真挚的感情。我会克制自己不要有偏见,我喜欢五月天,我喜欢听周杰伦,我想去看台湾的五月雪,也想去赴阿信许的五月之恋,我喜欢吃三杯鸡,也喜欢C说过的台中那家慢悠悠吹着电扇的海鲜粥店。
但是当需要和台湾人接触的时候我还是会不由自主地在一开始就建立起深深的防线。



就像一段感情,你伤害了我,我不会再爱你,我希望你好,只不过我会让我自己更加强大,比你强大的多得多,强大到你对我而言再也构不成任何伤害。 =========================================================
想起童年的f4,康熙,王心凌,明道。有一副贴纸足以在全班女生面前自豪。
见过它繁荣,小时候我爸带我去台湾探亲,我踮着脚看这个地方。怕踩脏姨母宽敞明亮的客厅,想起家乡逼仄的阴暗角落,临走时恨不得多拿几把糖,像贪心渴望,像念念不忘。
他们一边笑一边装一大袋给我。
像天堂。

后来,突然发现理想国只是我自己一厢情愿。
发现喜欢的艺人对我(这个群体)充满恶意。
发现台湾也不过尔尔。

最让人很难忍受的,是我把你们当同胞,你们不然。
这种难以言喻的背弃感。
我父亲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看海峡两岸了。
我前男友早先跟我说,玩游戏不要选台服。
我姨母昨晚对我说,她儿子已经不认江苏了。说带回老家扫墓开心地在ins上说出国。
她一点没错。
我去交流的同学说,他们歧视大陆口音。
说陆配这个词真难听,把人说得像牲口。

我看着fb上面,他们说南京大屠杀就该屠尽,附百人斩的图感谢两位太君。
我妈给我的江苏血脉。
我血淋淋的伤疤一下被挖开。
谁都不懂南京屠杀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六朝古都啊!
我看见这几个字都泛眼泪,他们说不够干净?
我抖着手回复人性呢,换了一顿嘲笑。
我姨母也是江苏人,我不忍心截图给她看,她要气死。

你问影响?
我已经不想台湾回归了。
跟养hk一样养大爷啊?还是翻脸不认人的那种。

跟一些台湾人战多了,ptt论坛上多了,对支那贱畜这种词都已经麻木了。
到后来已经没感觉。
我不把台湾这部分人当同胞。
但是我又时常记得姨母塞给我的那一袋子糖。
混杂的情感,到后来就像明道的海报一样泛黄了。

之前陈水扁当权,四围一片咒怨,说这个人误导同胞,分裂血脉。
最近蔡英文当选,朋友圈不起丝毫波澜。
我跟老爸打电话,他说蔡英文当选了。
这个有亲人在台湾,关注两岸局势多少年,常常一腔厚望,始终盼着台湾好的人说:
“早就知道是她。”
最后还是补一句:“希望台湾比以前好吧。”
但我和他不一样。
我不关心台湾好不好,坏不坏了。

我对台湾无可名状的情感已经退却成冷漠了。
大概一厢情愿是会累的吧。

tg为什么要告诉我他们是同胞啊!血浓于水啊!命脉相连啊!同胞情浓啊!从小教到大。从小教到大。从小教到大。
没有希望就不会失望。
不会失望就不会冷漠。

我不关心台湾好不好,不关心台湾坏不坏。
就这样。

------ ------ ------ ------ ------ ------ ------ ------

1.19
谢谢评论,点赞和感谢,现在看是写得矫情了一点,几乎是三零用户前面也只答了一两个比较冲动的问题,当初匿名还是觉得这种比较隐秘的矫情揭露出来有点不好意思,总之谢谢。
这种问题还是相对严肃,所以就不占地方抒发有的没的了,先向题主道个歉,我的回答不算特别对题,认真概括一下,我觉得印象变得消极,更使这一代一部分人对台湾漠不关心了,一部分人茶余饭后看看热闹。
两岸民众其实是在疏远彼此。
如果对岸的年轻一代是天然独的话,大陆这边就是天然统。
天然统也分很多种。是满怀热情掏心掏肺,还是“法理上是我们的,看对岸怎么折腾吧,总有统的一天”,还是激进式的,都是有很大区别的。
而第一种,正在渐渐消失。
我早先就是第一种,家里有亲戚在台湾,曾经我认为对同胞好是应该的,两岸一家人,血浓于水,不分彼此。年少无知且纯粹。所以写答案的时候太过真心,但的的确确是我的想法。

------ ------ ------ ------ ------ ------ ------ ------

1.20声明加还是忍不住反驳几句

谁搬去ptt的?我已经很久不去了,不是有知友告诉我我都不知。谢谢告知的台湾朋友的好意,希望台湾的另一些朋友嘲笑起人来不要这么恶毒,谢谢。我曾经真心实意地盼你们好,现在也从未希望你们过得不好。至少不用去践踏真诚的善意,留着力气找别地儿斗去,谢谢。
未经允许谢绝转载。

誰搬去ptt的?我已經很久不去了,不是有知友告訴我我都不知。謝謝告知的台灣朋友的好意,希望台灣的另一些朋友嘲笑起人來不要這麽惡毒,謝謝。我曾經真心實意地盼妳們好,現在也從未希望妳們過得不好。至少不用去踐踏真誠的善意,留著力氣找別地兒鬥去,謝謝。
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未經允許謝絕轉載。

对你自作多情,我改悔,我不对,你连善意都要呛成这样,我真的不明白。
不要动不动共党洗脑,我爸我妈我姨母,我的环境造就了我当时的想法,课本也很重要但是阿共仔的阴谋已经被发觉了。所以不要问都不问就下定论好吗。
再喊日本人唯一的错就是没杀光中国人的那位,我真是要焦作人,文章里都提到这个是不能碰的你还来。查查贵岛人族群分布吧,没话说,累了。
还有一些辱及个人的,简单粗暴一点:闭嘴。
恶心到论坛上各位真是对不起,可我又没说允许分享到ptt,我早知ptt绝对百分之九十没好话,果不其然,但你们自己上赶着侵权还有理骂人,在干嘛啊?
分享看到的一句评论:“可是我们也这样恶意满满,就永远不能和平统一了啊”(大意
我祝福且敬佩仍然心怀善意的人,大陆也好台湾也好,你们真了不起。

我對妳自作多情,我改悔,我不對,妳連善意都要嗆成這樣,我真的不明白。
不要動不動共黨洗腦,我爸我媽我姨母,我的環境造就了我當時的想法,課本也很重要但是阿共仔的陰謀我已經發覺了。不要問都不問就下定論好嗎。
再喊日本人唯一的錯就是沒殺光中國人的那位,我真是要焦作人,我文章裏都提到這個是不能碰的妳還來。查查貴島人族群分布吧,沒話說,累了。
還有一些辱及個人的,我簡單粗暴點:閉嘴。
惡心到論壇上各位真是對不起,可我又沒說允許分享到ptt,我早知ptt絕對百分之九十沒好話,果不其然,但妳們自己上趕著侵權還有理罵人,在幹嘛啊?
分享看到的一句話:“可是我們也這樣惡意滿滿,就永遠不能和平統一了啊”(大意
我祝福且敬佩仍然心懷善意的人,大陸也好台灣也好,妳們真了不起。 =========================================================
所谓的态度消极,不过是热脸贴久冷屁股后正常的反应罢了

我们这些大陆年轻一代对台湾,对香港的印象,在2012年之前,大盘来看都是友好的,我们这些平时只看看新闻联播的普通民众,始终是认为我们两岸是血浓于水的一家人,是打折了骨头连着筋的骨肉兄弟

认为我们和台湾,是“兄弟阋于墙,共御外辱”,认为香港和我们,是“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

而这一切的终止,从“香港人忍够了”打头,到现在占中,周子瑜接连催化发酵,终于爆发了

不觉得奇怪吗,我们这代人,或者说就是这几天在微博上,知乎上,天涯上对台湾冷嘲热讽到极致的人,在几年前还追着便利贴女孩,黑涩会美眉,我们小学语文课本上写着美丽的日月潭,音乐课磁带里放着高山青。

我们曾经那么友好过,或者说,我们曾经对你们那么友好过

我们今日态度的改变,不过是因为我们认清了一个事实,就是我们日夜心念所系的同胞,压根是不在意我们的,甚至认为我们是他们前进的绊脚石。谁的家人,会指着我们的鼻子,用代表着祖先们所遭受的屈辱,血泪的词汇来辱骂我们

我们不是兄弟了

今时今日,还有人在反思,在说这几天的事毁掉了之前的统战努力,说这些话前,不如先看看我们的统战换回了什么,而我们这些人,我们这些被骂成支那猪的人,我们从头到尾又做错了什么,我们总被教育要去考虑两千万人的民意,妈的我们十四亿人,哪个又不是有血有肉有思想

统战不是跪舔,不是一味低姿态,当别人习惯你对他不求回报的好,你以后对他有一点不好那你都是错的,这道理知乎上的人都懂

与其说是我们的态度变得消极,不如说我们头一次摆正了我们的态度,多年前,我们的友好是建立在信息的不对等上的,而伴随着中国国际化程度越来越高,中国越来越开放,这些不对等是不会一直存在的,我们终将有一天认识到真正的“港台同胞”的真面目,友好的、欺骗的美化不是长久的,统战也不是几个高层商量商量利益瓜分就可以完成的。

骂完了,至少我们能在相对公平的地位上继续相互了解,相互交流了,也至少让他们知道了,我们对统一的决心

奥运档案这个介绍北京奥运会的纪录片有个我最感慨的片段,请你们把这个视频拖到39分钟

“开幕式之后,对引导员的一份问卷调查,在你经历的最感人时刻一栏里,有不少姑娘填的是,当中华台北队以及中国香港队经过她们面前的时候,她们和周围人一起鼓着掌,喊着欢迎回家”

那一年,我们伤痕累累,在仲夏时节收拾打扮好自己,用最美的微笑欢迎你们回家,很遗憾那时候没有在全世界面前一起牵手走进鸟巢,因为不知道错过了那一次,还要再等多久 =========================================================
两岸关系正常化。

==========================================================================

【问】
御手洗红豆:正常化的意思是不是指正常的国内省际关系……

【答】
不是。因为各种历史、政治和现实因素,大陆内部和台湾不太可能发展成普通的省际关系,这种关系没有样板,不是两国,也不是国内,它就叫两岸关系,比大陆和香港远一点,又比大陆和香港近一点,既朦胧又现实,既温情又残酷。

老一辈对台湾过于刻板美好的印象,正在逐渐崩坏重组,然而无论如何,这都不太重要了,随着一代人的逝去,终将成为历史,而所谓年轻世代的台湾印象,其构建才刚刚开始。

至于未来的两岸关系如何,是往好处爬坡还是往坏处急坠,谁也无法断言,这需要两岸的智慧与相互包容,也需要一定的底线。正常化需要一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如何走,取决于掌权者,也取决于千千万万个你我他。

激进者容易把话说尽、把事做绝,然而这可能只是应激反应,历史往往是由小人物、小事件推动,然后走向万劫不复的深渊,所以,那边不要挑衅,这边不要误判,就显得尤为重要。说到底,喷口水可以,喷血就算了…… =========================================================
95年生人,那是科学课第一次讲台湾,说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有10个上海那么大,当时觉得也不是很大。上大学了,有一次在omegle上聊天(我没有做不好的事情lol)遇到一个台湾女生,比我大一点,聊到台湾问题的时候,她只说不希望大陆人过来,并且一听说我是中国人,语气就很不耐烦了。(我们之间都是用英文交流)理由无非是觉得中国人多,要是两岸统一了,肯定会有很多大陆人到台湾去,和他们争夺工作机会什么的。反正不希望回归。当时其实挺伤心的,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台湾人讨厌中国。我之前一直以为他们的民众都是希望回归的,只是政府不让。
后来朋友一个人去台湾旅行,坐在他们的火车上,旁人发现她讲话的口音,于是说,“原来你是从中国来的啊!”对啊,是“外国人”。
后来的后来,就是什么茶叶蛋梗,学校很多卖茶叶蛋的,晚上饿了买几个当宵夜,顺便发个盆友圈,下面的评论都是“土豪啊,吃得起茶叶蛋”。还有什么h&m在台湾开业,弯弯排了好长的队去抢购,台湾人说大陆就没有hm吧,还要从台湾代购吧!可那个时候,长沙都有好几家了,买了几条他们家的裤子,第一年是紧身裤,第二年是阔腿裤,我也没减肥。
还有海南香蕉事件,我最近看到的,台湾香蕉产量过多,大陆成批采购,帮那里的果农度过难关,于此同时,海南香蕉也产量过剩,销不出去,无人问津,最后拿来喂猪。事件过后新闻发言人说,坚决不能让台湾果农血本无归。事件的事件过后,弯弯有个节目的嘉宾评论这件事,嘲笑我国政府爱面子,说就是不能回归,回归就没有这样的待遇了。当时看了好气愤,发誓我再也不买台湾的水果了。
我没有去过台湾,但我确实想去一次,看看风土人情,吃吃风味小吃。我也没有去过香港,但我确实想去一次,看看维多利亚港,喝喝茶餐厅。最终我都不敢去,怕港独,怕台独,我一个自尊自强的中国人,怕被当成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怕听到他们说大陆人滚回大陆,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只是因为他们的狭隘,要我去忍受这些,不,我选择不去。
###
看到蔡政府上台,确实有些激动,但是海峡两岸最终都会是和平的,期待两岸关系更好的发展,有机会一定会去台湾看海的。 =========================================================
意味着你把他当同胞,他把你当傻逼凯子的日子将要终结了 =========================================================
我97年的,只能说我身边的大部分提起同学台湾都是非常鄙夷的态度。
当然也有一些并不这么极端的人,但是并没有喜欢台湾人的人。
主要原因我觉得是因为我们这一代刚好见证了台湾的没落。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提起台湾第一个想起来的应该是他们的综艺跟偶像剧。每个杀马特初中生小学生甚至高中大学生当时都疯狂地迷恋着《王子变青蛙》、《天国的嫁衣》、《微笑百事达》这些现在看起来非常幼稚的电视剧。那些似乎代表了一个时代——90后的时代。
可是当我们慢慢长大接触了更多的人、看了更多的书、更多的电影,于是感觉到台湾似乎没有我们想象中风光。他们的综艺总是低俗的,电视剧是狗血的,新闻是抹黑大陆的。电影好像很不错,可是演职员名单一看,哦,台独拍的。
从遥不可及的梦变成了一个屁。大陆的经济发展让我们扬眉吐气,我们终于不再是又穷又没素质的大陆仔了。可是呢,为什么会有失落感?我们成了一群看热闹的人,台湾今天又出了什么侮辱大陆的脑残新闻我们当笑话一样看着,然后和身边的朋友说:他们真像一群傻逼。说完这句话我的心里似乎并没有那么开心。 =========================================================
当年孔庆东说一部分香港人是狗,被骂的狗血淋头。

将来这种事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大陆年轻人的一个基本理念。包括但不限于香港。 =========================================================
我96年的,不知还算不算年轻一代。作为一个对有家国情怀、自小对台湾问题颇为关注的青年,谈及现在的台湾实在只剩下一声叹息。
第一次了解台湾当然是在小学教科书。忘了是几年级的语文课本,有一篇文章大意是这样的:新年到了台湾孩子看到商店橱窗里的人造雪花,就跑去问老师看没看过真正的雪花。老师回忆了一下,说小时候在北平见到过雪花,好大好大。台湾孩子晚上睡觉做了个梦,梦见自己飞到了北平,见到了古都的雪。
小时候读到这篇文章时,没有多想,只是单纯地好奇,回家问了问还算博学的爸爸。小小的心中,有了宝岛最初的模样。
到了高年级,有了一篇描写日月潭阿里山的写景文章,大家对台湾的景色有了很深的印象。学完课文后,一向严肃的语文老师突然补充说,可惜我们现在还没有机会亲身去台湾看风景。回家问问爸爸,他跟我讲了内战的事情,以及2000年后民进党执政的事实,第一次知道了李登辉、陈水扁这些遗臭万年的名字。
我的小学语文老师在我五年级的时候去台湾参加了一次学术交流,那是在民进党执政两岸封锁的年代。语文老师用了整整一节课的时间和我们聊了聊台湾。我们这些孩子第一次接触到繁体的课本、老师印象中温良恭俭让的民众、有着深厚国学功底的国文老师......
终于到了2008年,两岸开放大三通,大陆民众才有机会到台湾旅游。当时对台湾的印象很好,我也对民国的历史感到好奇。这种好奇,建立在课本上的国民党反动派,就在台湾好好地生存着。民国没有在49年戛然而止,而是残存在台湾,像是一个活化石。我记得那个时候的文化人,大多宣传台湾的好,例如韩寒的《太平洋的风》,“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 “中华文化最美好的东西保存在台湾”,还有某龙姓作家的煽情,让很多像我一样对中华文化颇感兴趣的大陆年轻人对台湾心生向往。
然而这一切并没有持续长久,美好的童话总有破灭的一天。在一次英国summer school中,遇到了一个台湾同龄人。其实我去过台湾并接触过台湾人(实际上跟团旅游真正接触的机会少之又少),但在异国他乡见到一个语言相通的同胞,还是倍感亲切。直到交流以后才发现,两岸年轻人之间的隔阂,超过了和长辈的代沟。口口声声中的同胞,绝不把自己当中国人看,也会用一切机会在外国人面前证明,台湾是一个国家。在他眼里,我们也是外国人。
上过fb的朋友一定知道湾湾在网络上对大陆的谩骂和鄙视。在这种环境下,我们吃不起茶叶蛋也就不足为怪了。其实台湾在民进党执政的年代,通过对教科书的更改,彻底断了年轻一代的大中华概念。要知道,在我这一代人形成世界观的年代里,都是民进党执政的2000-2008年。这八年,足以让一个台湾的95后形成台独史观了。相反,那些随蒋迁台的老兵和外省精英们,却在时光里急速老去。他们的孙子辈曾孙辈的新台湾人,保留大中华意识的日渐减少,有些走向了祖辈的对立面。
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和对中华文化的传承,让我们这一代没有了上代人对台湾的推崇,更让我们坚信,中华文化的传承还得靠中国大陆。亲身经历告诉我,台湾经济的困顿体现在停滞的基础设施建设和老旧建筑里。应该说我父母这代人是受港台流行文化影响的,在大陆还不发达的年代里对港台产生了独特的想象。而等他们可以亲自去台湾看看的时候才发现,台湾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台湾房子这么旧、桃园机场还没二线城市机场大、高雄捷运才两条线还没我老家地铁多、台北的建设也不过如此……在这种巨大冲击下,当年所向往的东西一瞬间灰飞烟灭了。
只可惜,一些台湾网友还沉浸在亚洲四小龙的迷梦中,继续讲着关于大陆的谣言,在网上骂着日本人都不敢骂的字眼。
更可笑的是,现在的台湾有了更加有效果的自夸武器,那就是“冥煮”。有了这个武器,吹牛上五楼都不喘了,一片顶五片,药效持续。这就不难理解李敖当年对台“国防部长”李杰所说的:“给美国人当狗,还要自己买狗粮。”
看来他们是心甘情愿吧。毕竟,和一个连中华文化都不认同的人,实在没法以同胞相称。实话来说,我竟有些难过。不过看看fb上的相关评论,觉得真是矫情,也就理所应当了。
写在大选后的第二天。这个时候又想起了小学的课文,只是现在的台湾孩子应该再也不会梦到那情那景了吧。 =========================================================
1.20观旗米拉后有感————

关于台湾的民智,真的想说一句。将邱毅,李胜峰,郑师成,赵少康,沈富雄这些蓝绿老牌人物与新冒头的高嘉瑜,黄国昌,赖清德以及太阳花小将等等做对比,很明显能发现前者无论统独观念如何,但视野的广度,看问题的角度,学识以及修养是后者不能比的,简单来说老牌政治人物可以做到言之有物,以理服人。而后者,总是给人一种拾人牙慧,言之无物,空洞的夸夸其谈之感,总是在用搅屎棍一般的手法来回应问题。作为旁观者,有时候看到前后两者进行辩论,真的心疼这些老牌人物,蓝的有种被侮辱智商的感觉,绿的沈大佬总在不停的帮忙擦屁股,有种猪队友拖累的感觉。但关键是,这就是台湾之光,台湾未来,新的从政者已经跌落到如此水平,而民众居然还吃政治人物这套,真的很难想象精英外流后的台湾到底会成什么样。#p#分页标题#e#
—————————————
说句实话,大陆与台湾的裂痕越来越像台湾社会本身的裂痕,就是这么被作出来的。
很难想象就这么鼻屎大点的一个岛,人口还没上海市多,族群割裂,意识形态混乱,阶级矛盾严重…
这个岛上已经六十多年没有大批新移民迁入,按理说各族群早已应该融合,但到现在,反而有种退步的感觉,不论是外省人,原住民,客家人,闽南后裔等等,全部都能成为政客操纵民意,勾起族群对立,来获取自身所需政治利益的手段。只能说,下流,无耻。所以这个岛给人的感觉就是在退步。
现在大陆与台湾的关系也是如此。有时候我在想,为什么中国几千年文明,却一直是威权体制呢?可能和我们的文化有关,但更重要的是,中国一直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大国,想要统治这样一个大国,将不同民族,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的人民捏合在一块,也只有维权体制可以做到。如果不是维权体制,大陆的族群割裂将比台湾严重得多。像我们80 90这些人,刚好生活在大陆和台湾开始沟通,和解,交流的时代,如果不是维权体制,谁还会对台湾同胞存有幻想?谁会鸟他们?所以我认为,很多人说自由民主好,维权体制不好,更多的,是因为会感觉自己受到了蒙蔽,会有束缚,不能完全行使公民权利。但如果不是这种束缚,实行像台湾一般的自由民主,台湾现在早都遍地插红旗了,何来陆台问题之争?我们所说的民主典范是欧美那种,但看看欧洲,民主之风才吹过多少年?西欧如果没有二战,如果没有自省,何来的英法德?东欧,如同台湾一般,还是不要看了。而美国,民主爸爸国为什么也搞国民监听,也会搞针对族群的特殊照顾等等?制度是可以模仿,照抄的,但实行民主的基础有考虑过么?文化,民意基础,社会发展程度等等,不考虑这些就照搬,就是耍流氓。中华民国历史上不是没实行过民主,可最后的结果呢?哪一次成了?最后不还是得靠常凯申的独裁统治?所以要我说,中华民国始终是一帮小清新yy出来的乌托邦。但好歹,人多力量大,强撑着残存了一百多年。现在,困于鬼岛,从当年四万万里带走的精英也基本死完了,2400w的民智来支持四五个党派,蓝绿两大党,一堆县市立法机构,行政机构,冗杂的人员配置,真的还有几个精英?跑得快的都到世界各地捞金赚钱去了,剩下的还有几个能振兴鬼岛?有时候看台湾政治人物,思辨能力强一点,逻辑思维通顺点的,来大陆不知道会被多少人虐成渣。所以,这两天非死不可上大陆网民与台湾网民斗法,碾压的不仅仅是表情包,更是民智,台湾被称作呆湾不是没有道理的。生活地域的狭小确实会限制民智的进步。美国作为爸爸国,能在全世界宣扬宣扬他的那一套自由民主观念,靠的不是当年来美国的第一批英国人,法国人,德国人,荷兰人,西班牙人,靠的是不停地吸收全世界志同道合的新鲜血液。而呆湾,自我封闭的结果就是,精英被爸爸国更高级的民主吸引去了,会赚钱的都跑大陆,跑东南亚赚钱去了,剩下的民怨那么大为什么?因为这里没出路。
所以,不是大陆新一代对台湾越来越消极,大陆不是台湾,威权政府还在替湾湾美化呢。大陆的年轻一代,只不过一直在开眼看世界。对台湾的认识深度远比鬼岛青年对大陆的认识要全面深入。我们80 90认识台湾的时候,台湾是我们心中的香格里拉,而对00之后出生的小孩来说,台湾也不过是和泰国,马来,印尼,菲律宾一样的东南亚旅游地。